意在两吴一赵之间

半世风华 1999-10-21 09:21:17 热度:9731°C

这是给久别重逢的经年旧友连铮兄刻的一方藏书章。

连兄是我大学毕业后第一家单位的同事,多年相处,关系甚善,亲如兄弟。多年后我们各自换了单位和城市,岁月如梭,眨眼十数年过去了。

近日原同事建了个微信群,大家重又联系交流。

意在两吴一赵之间

连兄感慨有言:“在这个忙碌的时代,最珍惜就是我们这种同学、同事很多年不见,却能一下子对上从前的爱好和感情的。”于我心有戚戚焉!

两月前连兄嘱我刻方藏书章,还主动付我日常润例翻倍之资,推却再三不得,内心已然感动于斯。遂抽时间去购得质地较佳之印石,置于印匣中,欲待来日灵感到了为其刊刻。

吾平日碌碌为稻梁谋,心虑所向,于书印诸艺有晒网之嫌,经年累月,所欠艺债多矣。更因过往一年,事业家庭多有艰折,诸事不畅,时觉身劳心疲,虽偶有篆印,却往往心神不宁,佳作难成。

上周末,心有所动,顿悟般生刻印之念,遂取一方质地上佳的老性寿山芙蓉冻石,就于夜灯之下,费时一晚,刻成此印。

是印篆法布局大抵取径晚清印家吴熙载、赵之谦,秉“以书入印,印从书出”印学思想,承劲健朴美、书印相融之印风,运刀则略参吴缶翁钝刀硬入之法。故边款云“此印意在晚清两吴一赵之间”。

刻毕,抚石观之,自以为可算称心之作,然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