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松争流——听黄惇"云间书派"主题讲座

再续未了缘 1999-10-22 09:52:32 热度:7635°C

12月17日下午我前往延安西路2000号的上海文联文艺会堂聆听南京艺术学院黄惇教授的“明代上海地区的书法流派——云间书派”艺术讲座。该讲座也是上海书协主办的“上海书法大讲堂”系列讲座之一。

图:黄惇 “云间书派” 讲座

黄惇先生是国内着名的艺术家,书、画、印皆有大成,也是着作等身的艺术理论家,据上海书协秘书长潘善助先生在讲座开场白所言,黄惇先生是我国最早的三位大学艺术学博士生导师之一,是国内资深的艺术教育家。

图:黄惇像

石安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1998年)曾买过一本黄惇先生着的《中国古代印论史》,时至今日仍时时捧卷细读,也曾为此写过一篇“重读《中国古代印论史》”的文章,作为读后一点心得记录。此次闻知黄惇先生来沪开讲,有此良机,自然不能错过。聆听讲座之余,还顺带请黄惇先生在这本“旧书”上签名纪念。

图:黄惇所着《中国古代印论史》

此次讲座,虽不是印章类话题,但对于了解元明时期的吴门书派与云间书派的起缘和发展乃至纷争的历史,也大有收获。

对于我来说,除了了解讲座主题相关内容以外,更大的收获还是感受到黄惇先生的学人风采,以及他做学问的态度。

苏松争流——听黄惇"云间书派"主题讲座

讲座上,黄惇先生侃侃而谈,旁征博引,对于元明时期苏(州)松(江)地区的书坛发展历史娓娓道来,对于其中所涉的大量书法家和典故信手拈来,如数家珍,对这些书家的代表作品也点评得当,切中要害——以我所知,云间书派主题仅仅是黄惇先生一生所研学问中极小的一部分。而他在讲座中所表现出对学问研究的严谨、精微,周全、中肯的做派,当是做学问的真态度,深值效仿学习。

图:黄惇先生对云间书派如数家珍

回到讲座内容,黄惇先生本次讲座整整讲了3个小时,且干货满满。不过记忆如筛子,等回来有待整理时,脑海里已仅存只鳞片爪了,所以只能结合所拍照片转述些讲座概要,以飧诸君:

讲座关键词:云间书派、吴门书派、苏松之争,关键人物:赵孟頫、王世贞、董其昌。

“云间”,指现今上海的松江一带,这个地方以前又称“华亭”,所以讲座中黄惇先生所谈及的“云间”“松江”“华亭”甚至“上海”大抵同指这一区域。“吴门”,则更多指现今江苏省的苏州、太仓一带。

元明时期曾活跃于松江地区的着名书家包括杨维桢、康里子山、饶介、宋克(实为苏州籍,也是此次讲座黄教授在厘清两派缘由时着力讲述的重要人物)、陈壁、沈度、沈粲、钱溥、张弼、陆深、莫如忠、莫是龙、董其昌、陈继儒等(例举主要的),其中杨维桢、宋克、二沈、陆深、莫是龙、董其昌这几位又是黄惇先生重点提及和展开的——黄惇先生在讲座中对各个书家都有人物介绍和书作点评,娓娓道来,如数家珍,令人叹服,当时听着觉得信息量很大,只依稀存些印象,有兴趣的朋友可另行搜寻相关资料进一步了解。

元末明初活跃在松江的书画家有:陈基、饶介、王蒙、杨维桢、陶宗仪、吴睿、倪云林、吴镇、钱惟善、陆居仁、顾瑛、张雨、朱珪等,其中的书家,虽有类似的人生遭遇,但并没有因书风形成流派。

云间书派的形成关键因素是“苏松之争”,也就是苏州书家和松江书家之争。

黄惇先生在讲座中谈及明代活动在松江的重要书家有:沈度、沈粲、陆深、莫如忠、莫是龙、董其昌等。

苏松争流——听黄惇"云间书派"主题讲座

其中,云间书派主要兴盛于董其昌时期。

活跃在苏州的关键书家有:徐有贞、李应祯、王世贞、王世懋、吴宽、沈周、文征明、祝枝山、王宠等。其中,吴门书派主要兴盛于文征明、祝枝山时期。

苏松之争的总体脉络是:明代前期以松江沈度、沈粲的二沈兄弟为代表的台阁体兴盛一时,然后以文征明、祝枝山为代表的吴门书派兴起,再然后以董其昌为核心的云间书派取而代之。其中均以两个区域的有影响的书家或书评家加入争论批评行列中,并推波助澜导致流派的形成。

在明代前中期,云间书家以沈度、沈粲二沈兄弟及其台阁体的影响最大。黄惇先生认为因兄弟俩久居北京做官,其书风非要归属一派的话也不能归为后来的云间书派,准确来讲属于宫廷书派,或者台阁体一派,斯言有理。

至于两派之争,大抵多以批评式的书论为表现形式。比如吴门王世贞(太仓人)倡“天下法书归吾吴”,批松江书家陈壁、二沈的书法“不能洗通微院气”“圆熟精致”。吴门书派领袖祝枝山批松江书家黄翰、钱溥、张弼、张骏为“樵爨厮养,丑恶臭秽”,松江莫是龙批祝枝山“楷书骨不胜肉,行草应酬,纵横散乱,精而察之,时时失笔”,批文征明“文太史具体《黄庭》而起笔尖微,病在指腕,虽严端不废,未见岿峨磊落之姿。”王世贞称颂祝、文书法为”衣被遍天下,而无敢抗衡。

苏松争流——听黄惇"云间书派"主题讲座

“董其昌则说,松江陆深”足为正宗,非文待诏所及。”……

由是观之,批评的套路都是扬己抑他——大力吹捧和颂扬自己所在区域的书家,竭力把对方书家批得多有不堪乃至一无是处。这些做法的背后其实是为了争夺书坛地位和影响,当然也客观上导致了书法流派的命名和形成(在这些激烈的争论评议背后,书家是否有更客观中立的观点不得而知,但至少从云间书派领袖董其昌时有记述对吴门书派标杆书家赵孟頫佩服有加可见一斑)。

两个流派书家之争中,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是元代赵孟頫——对待赵孟頫的态度,成为云间书派和吴门书派的分水岭。起因是吴门书派两大领袖文征明、祝枝山都十分尊崇元代赵孟頫的书法,为了打击对方,云间书派抓住这点,切中吴门派衰退的弊端(只学今人不学古人),并刻意倡导书法应该越过元代赵孟頫,由宋上溯,直追晋唐的理念,这也是黄惇先生为什么把赵孟頫列为本讲座的关键人物的原因。

概括而言,吴门书派以沈周、吴宽为先导,以文征明、祝枝山为领袖兴盛一时,云间书派则以陆深、莫如忠、莫是龙父子为先导,并以董其昌为领袖继而形成。两派都对当时的书坛乃至后世产生重大影响。

延伸互动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