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安印话|明代文彭“七十二峰深处”印赏(下)

海蓝 1999-10-24 10:32:21 热度:3821°C

刀法

从这方“七十二峰深处”印面到材质的种种迹象表明,该印应是文彭篆写好印文后交给他的刻工李文甫去刻的。最重要的根据是印材是象牙章,象牙章质硬,不易入刀,在未用石章自篆自刻之前,文彭和当时其他印人一样,都习惯于印文篆好后交给专业刻工去刻成(史载为文彭刻章的专业刻工主要有南京李文甫和吴县鲍天成);另一个情况是该印印面线条处理得非常光洁,印底也处理得非常平整,这更接近于刻工做派——刻工为追求印面美观,刻好后通常会对印面线条乃至印底处理得比较精细和干净,比如把印底铲得平整等等。

周亮工《印人传》中有文《书文国博印章后》记载:“先是,公所为印皆牙章,自落墨而命金陵李文甫镌之”。亦可以为佐证。

石安印话|明代文彭“七十二峰深处”印赏(下)

由于印为刻工所为,以此印来讨论文彭刀法则无从谈起。值得一提的是,此印刻者李文甫是位技艺高超的雕刻家,象牙虽硬,他却能把线条刻得如此灵动细劲,大美如斯,同样令人钦佩和叹服。

边款

该印边款是在一个侧面上刻有“文彭”两字,行草字体,字形因象牙脆化龟裂原因已有较多残缺脱落,只依稀可见两字残影,通过可见部分可以看出该印边款由双刀刻成。

这个边款“文彭”两字是由文彭篆写好交给刻工刻就,还是刻工直接仿文彭字迹刻成呢?

文彭在青田石上自篆自刻之前,曾和友人何震、汪伯玉等谈及因交由刻工刻制印款而不得尽兴(无法署长款?)并深感苦恼之事,加上刻工通常照来样刻制的职业习惯来看,可大体推断,这方署名短款是文彭篆好交给李文甫刻的。

但这并不是说文彭不精于刻边款。

石安印话|明代文彭“七十二峰深处”印赏(下)

相反,文彭不但是个刻边款大家,并且其首创的双刀刻款对后世产生巨大影响。文彭本身是书画家,书法功底强,自他发现可用灯光冻自篆自刻后,曾一度迷上双刀刻长文边款——所谓双刀法,即用笔墨书写文字在边款上后,用刻刀沿着线条两边笔迹挖刻成字,这种刻法就象刻碑一样,刻成后俨然是一方微型碑文,加上文好字佳,往往令观者美不胜收,喜爱不已。比如我们谈文彭常提及他的另一名印“琴罢倚松玩鹤”,该印边款即是双刀长款的成功范例(顺附于后以飧读者)。

文彭双刀刻边款的做法无论内容题材还是技法上都大大丰富了印章的表现力,有力推动了当进文人自篆自刻的创作热情,并使边款也成为文人篆刻的重要组成部分。

相关典故

据传该印出土于抗战期间,为浙江收藏大家高时敷所属,其印拓先后辑入丁仁、高时敷、葛昌楹、俞人萃四人集编《丁丑劫余印存》和高氏《乐只室印谱》等。

石安印话|明代文彭“七十二峰深处”印赏(下)

该印解放后经由华笃安、毛明芬夫妇捐赠给上海博物馆。

△《丁丑劫余印存》所拓“七十二峰深处”

顺便提一下,中国有多处七十二峰,如黄山七十二峰、安吉七十二峰、衡山七十二峰等,文彭的“七十二峰深处”印中的七十二峰是指衡山七十二峰,即文彭祖籍处——其先祖从湖南衡山(今衡东县大桥镇礼厚村)迁到江苏苏州,因文氏故土情结,故有此印。

注:如欲收听本篇文章音频内容,请登陆喜马拉雅FM“石安印话|文人篆刻那些事”专辑。

————————————————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