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昆明长水机场问题层出不穷 管理严重缺位

流蕓 1999-10-25 09:55:42 热度:2645°C

因大雾近两万名旅客被滞留昆明长水机场

今天我们将要关注昆明长水国际机场旅客滞留事件的最新进展。1月3日上午10点开始,一场大雾笼罩了昆明长水国际机场,导致当天440架次航班被迫取消,近两万名旅客的出行受到影响。截至今天凌晨,仍有数百名旅客滞留在机场,由于长时间滞留,且得不到有效的出行动态,部分情绪激动的旅客冲击了登机口和值机柜台等设施。

昨晚一位乘客用手机在昆明长水机场一个登机口拍摄的画面中显示,旅客正与登机口前的安保人员发生争执。在画面中我们可以看到,安保人员尽力保持了克制,并没有对旅客实施强制措施,而是排成人墙,挡住登机口,以免旅客冲入机场。另外,我们还发现,在这段画面中,机场的工作人员几乎看不到,只有旅客和安保人员。

昨晚在昆明长水机场候机楼的值机大厅,也有情绪激动的旅客要求安排航班返航的事件。在这段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有两名旅客冲上了值机柜台,直接坐在上面,而围绕在周围的乘客,则高喊我们要回家等口号,向航空公司的人员施压。机场方面透露,昨天现场有多个值机柜台被砸,有部分登机柜台工作人员撤退,还有旅客堵住登机口导致很多航班无法正常出港的情况发生。

记者夜访长水机场延误乱象

1月4号,昆明机场从8点开始有航班进出港,原计划安排906个航班,但截止到1月5号早六点,起降了794架次,今天预计起降745架次。我们的记者在1月4号晚上八点从北京到达昆明机场之后,一直呆到1月5号早八点,采访到了昆明机场在处理这一次飞机大面积延误的各种乱象。

这些堵在航空公司值机口的乘客是原定1月3号中午11点40起飞到海口的cz343X航班。

滞留旅客 程鹏说,我今天一天没吃,这个饭是抢来的。这个饭是机场的工作人员推过去,起码有几百上千名旅客,一下子一窝蜂上来抢,抢得到的就吃,抢不到的就饿肚子,而且还有水,水也是抢。

程鹏和这个航班的乘客已经滞留了近四十个小时了,现在大部分乘客还在候机厅里,他说因为在那里找不到一个问事的人,一些乘客就出来到南航的值机柜台询问。

央视:昆明长水机场问题层出不穷 管理严重缺位

滞留旅客 程鹏表示,滞留最长的我都写出来给你,呈给你行不行?你查一下好不好,看下我们航班什么时候起飞。

一位滞留旅客称,等到(晚上)十一点,他说我们可以登机了,让我们去登机,结果让我们在飞机站了一个多小时,飞机上一个人都没有,舱门是关着的。

晚上十点半左右,记者再回到南航值机柜台的时候,这位值班人员说,程鹏他们所乘坐的CZ343X航班已经起飞了。然而 就在记者赶到下面去了解航班情况时,竟然又看到了刚才被告知已经起飞的程鹏和同机的一些乘客们。

他在你们面前承诺你们尽快安排我们的航班起飞,到现在我们查海南美兰机场的航班他说我们的航班已经到海口了,而且起飞的时间是10点15分,11点35分到达海口美兰机场,刚才谁跟你说的?我们打海口美兰机场的电话了。

登机牌上写的是62号登机口,程鹏和其他旅客也不敢耽搁地赶到了那里,却一直到现在也没登上飞机。

就等于是给他们减掉了。程鹏说一百多。但这起飞的飞机到底是从哪个口起飞的,到底拉了多少人,拉的是什么乘客到发稿时我们也没有得到明确答复。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被莫名其妙落下的还不止这一个航班的乘客。

他们说,我们是从昆明飞武汉的,我们一直在42号等着,它通知的说是九点四十五(起飞),这个飞机已经从42号口起飞了,我们八个人拿着登机牌去说,(对方说)你们已经到武汉了为什么还在昆明,我们说为什么知道 我们还在昆明呢?42号那个闸口一直没有开过,结果等我们到处问,现场很混乱嘛,我们就问别人,别人查了半天说这个航班在十分钟前已经起飞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乘客说她和小孩被安排在送回宾馆的车上,现在已经一个小时还没开呢。

机场大巴还在外面停着,我还带着一个小孩,冷的很。在外面呢,已经睡一个小时了。

我们在有点冷的大巴车上看到这个四岁的小孩已经睡着了。在停满大客车的地方还是一个乱。

我们是祥鹏的,你祥鹏的车应该谁来解决,延误组,他们在联系,但我不知道哪个是空车。

在采访中我们了解到,大部分乘客对于1月3号因为大雾造成的飞机延误是能够理解的,但在1月4号天气正常的情况下还不能妥善处理,管理这么乱就无法理解了。

这一次之前你在其他机场遇没遇到过飞机延误的情况?也遇到过,但是我们都会得到告诉我们什么原因或者是因为什么晚点,或者是给我们道歉,但是在这儿我们任何一个,到现在我们没有得到一瓶水,没有得到任何一个广播告诉我们到底什么时间(起飞),它从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给我们往后推。

记者体验:大雾消散为何长水机场依然混乱?

尽管从1月4号早上8点起,天气好转,机场就已经开始起降航班,但直到晚上九点,30多个小时过去后,长水机场的候机楼里依然挤满了焦急等待的旅客,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难道这一切,仅仅是大雾惹的祸?

1月4日晚九点半,在昆明长水机场的航站楼中,依然还有两千多名等待安排的旅客,一批去往海南的旅客,把南方航空的值机柜台围得水泄不通。

滞留旅客 程鹏说,我们的航班是从1月3日的中午十一点四十分从昆明飞海口的,到现在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是三十多个小时,接近四十个小时了。

央视:昆明长水机场问题层出不穷 管理严重缺位

按理来说,我们延误的时间是最长的,应该安排我们先离开。我们现在过来,找了南航的领导,南航的领导到1月4日晚9:30为止,也没有给出一个准确的时间。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滞留旅客得不到航班动态的情况十分突出,机场的信息提示屏停止了更新,而提示的广播也很少响起。

滞留旅客 佘正伟说,首先从我到机场,机场的广播就从来没有响过,我们并不知道发生了航班延误这种事情,从两点到六点半四个半小时的时间里,机场的广播没有响过一声。

与乘客的不知所措相伴的则是航空公司地勤人员的短缺,在南方航空的值机柜台,很长时间内只有一名工作人员,面对数十名旅客的需求。

南方航空地勤人员说,你可以看一下我们这个航班,飞机是都在昆明了,关键因为机场里面积压的旅客比较多,登机口这边是比较紧张的,所以一直没有办法很顺畅的让大家登机,所以旅客情绪比较激动。

南航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截至晚上九点半,他们起飞航班22架次,只完成了计划的38%,他们认为是机场提供的登机口不足,以及现场的混乱,导致了已经在港的航班无法起飞,也就无法告知旅客起飞的时间。而机场方面却认为,问题主要出在了航班数大大增加上。

云南机场集团副总裁 王鑫说,一共今天(1月4日)是900多班的航班量,目前我们的保障能力在700班左右,今天(1月4日)的旅客量和航班量已经超出了我们的保障能力。所以我们在地面保障方面,有一定的设施设备人员方面的欠缺。

然而,长水机场为何明知承运能力不足,却还冒险安排超过日常水平近30%的航班计划呢?

云南机场集团副总裁 王鑫说,如果今天不把昨天取消航班的补班做完的话,那我们因为天气原因造成的航班取消的压力就会一直延续下去。而且旅客如果在今天走不了,或者说在最短的时间内不能成行的话,旅客的情绪会越来越大,我们的工作压力会越来越大,所以我们尽量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航班安排完。

机场为了尽快送走旅客,制订了超过承运能力的航班计划,但这不但造成了航班调度上出现混乱,还使大量被迫滞留在机场内的旅客,得不到餐饮等基本保障,甚至连带小孩的乘客,也需要通过抢,才能有饭吃。

记者问:您这个带着孩子,他们有照顾一下吗

一位滞留旅客:水都没有,话都没有,连饭都是别的航空公司送来的,我们是抢饭来吃的。

记者问:他们有没有增加流动的热水

滞留旅客程鹏说:没有

记者问:今天一直都没有吗?

滞留旅客 程鹏说:没有,我可以肯定地说没有。

云南机场集团副总裁 王鑫说,今天(1月4日)应该航站楼曾经有一段时间,饮水确实没有供应上,但是我们立马调集了相应的水在往里面送。因为今天(1月4日)确实旅客太多,比如说我们送水的过程,可能也有点艰难。所以这确实是我们做得不到位的地方,没有及时把餐食和饮料和水送到旅客手里。

此外,乘客们还普遍反映,遇到问题得不到反馈和解决,找不到能够帮助自己的人或机构,也是困扰他们的大问题,1月3日晚上,有部分选择留在机场过夜的旅客,不得不睡在冰冷的地板上。

记者问:候机室不是有椅子吗?

一位滞留乘客:全都挤满了,人都满了,人太多了。而且供的餐,大家都没有拿上,全都被抢没了。

央视:昆明长水机场问题层出不穷 管理严重缺位

刚才有很多航班的人都没有吃上东西,不要说水了,什么物资都是紧缺的。

航班大面积延误后出现的信息传递不畅、航班调度混乱、旅客基本需求无法满足、旅客的困难无法解决等一系列问题,都将矛头指向了长水机场及航空公司们脆弱的应急体系与应对预案。

云南机场集团副总裁 王鑫说,这次给我们要吸取的教训有很多,第一我们的地面保障一个是设施设备,一个是人员,在地面保障方面还需要加强,第二对相应的大面积航班的严重程度,和估计,还要提高这方面的认识。第三,我们觉得确实我们在为旅客服务方面,还有很多需要改善的地方,不管是硬件还是软件。

一场大雾引发的深思

一场大雾除了令昆明长水国际机场大量航班延误、旅客滞留之外,更暴露出机场缺乏人性的服务和混乱的管理。天气恶劣,是无可争辩的事实,可当大雾散去之后,无助的旅客仍在几近瘫痪的的机场中滞留了一整天,没有热水、无人疏导、更没有基本的信息指引,截至到今天早晨仍有旅客在滞留。

实际上,这座号称全国第四大的机场,自建设伊始,问题就层出不穷,工程事故不断,屡屡成为媒体、网友关注的焦点。2010年1月3日,在建的新机场由于配套引桥支架垮塌,造成7人死亡;机场运行后,商品太贵,过路费太高、配套设施不完善、停机位不足、屋顶漏水、停车场多地塌陷等问题也层出不穷。此次大面积航班延误事件更是暴露出机场管理的严重缺位。

据我们了解,昆明长水国际机场的总投资达到了230亿元人民币,并创造多项中国第一。中国民航局局长李家祥曾称,昆明长水国际机场建成后,将成为中国“面向东南亚、南亚、西亚,联接欧洲、亚洲、非洲的西南门户国际枢纽机场”。但是,仅仅投入运营半年时间,昆明长水机场交出的这份答卷实在难以令人满意。

极端天气如何做好预警?如何建立有序的应急机制?如何做好旅客与机场、航空公司之间的沟通工作?这些问题恐怕将成为长水机场长期要面临的挑战。我们也真心希望,长水机场在为其一流的硬件设备骄傲的同时,也能具备与之匹配的一流的服务和管理。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