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资讯 > 内容

“追光者”让光伏成为新风口

分类:热点资讯 2022-11-25 20:35:25 移动版 评论 投稿

在触“光”即涨的大背景下,更需要注意到的是“追光者”们是真转型还是趁机炒作。

2022年,光伏行业在资本市场赚足了视线,成为能源赛道上的后起之秀。上市公司一涉光伏,股价就立即上涨,在A股市场已经司空见惯。

据统计,今年以来,已经有近30家上市公司跨界到光伏行业,其中有经营兽药的绿康生化,有生产耐磨材料的华民股份,有主营益智玩具的沐邦高科,有做生猪养殖的正邦科技……

五花八门的上市公司为何不约而同地一头扎进光伏行业?借着能源的火热,光伏已经成为新风口了吗?

触“光”即涨 在触“光”即涨的大背景下,需要注意到的是“追光者”们是真转型还是趁机炒作。

上市公司跨界光伏为哪般?

“光伏行业产业较多,其中大部分产业进入门槛并不高,而且与普通的电子、五金、塑胶、化工等行业产生交叉,不仅没有特别的技术壁垒,相对利润水平还更高。”兴储世纪总裁助理刘继茂表示,相较于其他行业而言,光伏整个产业链的利润都高出一大截。在技术快速更新迭代的情况下,传统光伏企业并没有能决定胜负的先入优势,反而是后来者能够直接采用新技术,完成超越。

与此同时,在触“光”即涨的大背景下,更需要注意到的是“追光者”们是真转型还是趁机炒作。

9月15日,一直备受质疑的光伏“跨界玩家”江苏阳光,晚间突发公告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股价直接一字板跌停。今年3月8日,江苏阳光公告称,拟在内蒙古设立全资子公司内蒙古澄安新能源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0亿元,主营光伏业务。公告一出,公司股价飙升,6个交易日收获5个涨停,涨幅高达52%。

4月22日,江苏阳光再次公告称,拟投资200亿元建设光伏新能源全产业链项目,建设10万吨多晶硅、10GW单晶拉棒(包括切片)、10GW电池片及组件项目;此外,还将建设10GW光伏电站项目。

但是,江苏阳光总资产为48.06亿元,净资产仅为23.34亿元,在资金面上几乎难以撑起超200亿元光伏大项目。这让人不得不质疑,江苏阳光跨界光伏到底是真转型,还是借机炒作?

事实上,跨界公司都被监管重点关注,“是否迎合热点炒作股价”成为不少企业需要回答的问题。

例如,养猪巨头正邦科技400亿元光伏合作项目收到关注函;沐邦高科多次披露光伏电池项目,公司收到问询函;绿康生化公司宣布拟高溢价跨界收购光伏企业,收到关注函。

对于跨界者们而言,是转型还是炒作,或许仍需要相关项目落地后的真实业绩增长来给出答案。

光伏产业链中发电项目成为主流

“光伏产业”是硅材料的应用开发形成的光电转换产业链条,包括高纯多晶硅原材料生产、太阳能电池生产、太阳能电池组件生产、相关生产设备的制造等。

无论是真跨界还是趁机炒作,面对蜂拥而来的跨界者们,光伏行业是否会面临产能过剩或者行业竞争加剧是首要的问题。

记者梳理发现,在26家跨界光伏的上市公司中,明确表示跨界到光伏发电、光伏电站的有15家,其余的则分散在光伏储能、光伏支架、硅片等领域。

北京特亿阳光新能源总裁祁海珅表示,在光伏产业链中,光伏电站是光伏设备的应用场景,也是末端市场,进入这个领域风险是比较小的,因为光伏电站既有能源属性又有金融属性,光伏电站投资既是绿色金融资产,还可以参与绿电交易,是很好的投资标的。

根据《“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构建现代能源体系,大力提升光伏发电规模成为“十四五”时期的重要任务。同时,随着光伏技术逐渐成熟,新一代信息技术快速兴起,也在加快光伏产业与信息技术深度融合发展,《智能光伏产业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21—2025年)》旨在“十四五”期间有效引导行业智能升级,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从而推动光伏发电的大规模应用。

据祁海珅所言,光伏发电、电站建设的一大制约因素是前期投资大,资金回收周期长,但得益于国家在新能源体系建设上的支持,光伏发电、电站企业能享受到更多的国家优惠政策。这一制约因素也在无形中消弭了。

事实上,不仅仅是跨界公司热衷于光伏发电与光伏电站建设,作为末端产业,光伏发电与电站建设一直占据了整个光伏产业链的半壁江山。技术层面上,目前太阳能光伏发电已趋于成熟,成本快速下降。近年来,我国光伏发电及相关产业的发展规模已经占据全球前列,在世界上尤其突出。2017年我国光伏发电量大体占全球光伏发电量的1/4。2018年全年,中国新增太阳能光伏装机容量为43GW;截至2018年底,我国累计光伏装机量已超过170GW。目前在世界排名前10位的光伏电池生产企业中,中国企业占据8席,中国大陆企业光伏组件产量占到了全世界的72%以上。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光伏发电技术与其经济性都将达到与常规能源相当的水平。

光伏产能会过剩吗?

在全国光伏发电装机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光伏产业链各个环节也正在加速扩产。以光伏热场碳、碳部件市场的龙头金博股份为例,光伏热场碳、碳产品是金博股份主要收入来源,公司目前市占率超30%,位居全行业第一。从营收结构来看,公司光伏业务占比在2017—2021年间均超95%。

全行业扩展的情况下,光伏产能会过剩吗?

3月21日,国家能源局发布1—2月份全国电力工业统计数据。其中,截至2月底,全国光伏发电装机容量约320GW,同比增长22.7%。根据隆基能源研究院的预测,到2030年,全球新增光伏装机需要达到1500GW~2000GW,这一装机规模相当于2021年新增装机量的10倍。

“在可再生能源蓬勃发展的背景下,随着硅料扩产产能的释放及产业链各环节价格的回落,预计2022年光伏装机还将大幅增长。”泓达光伏创始人刘继茂表示。

2021年全球已有超过140个国家和地区提出碳中和目标,受疫情影响,在光伏产业链价格较高的情况下,装机需求没有得到充分释放,但全球光伏新增装机量仍达170GW。在刘继茂看来,今年1—2月,国内光伏新增并网达到10.86GW,同比增长234%,组件出口达65.9亿元,同比增加110%,已经显示出了良好的势头。光伏产业在全球经济负增长的情况下取得的成就证明了光伏市场本身不存在问题,光伏产业的发展方向没有错。

对于光伏行业产能的快速扩张,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名誉理事长王勃华公开表示,需要警惕部分环节的产能过剩,以及产能扩张之后的行业同质化竞争加剧问题。

但行业内人员普遍保持乐观心态。祁海珅表示,全球光伏装机规模很可能超过之前很多机构的预测,进而达到270GW~280GW,产能过剩的风险相对可控。值得注意的是,能源安全危机再次敲响警钟,全球范围内对于可再生能源的需求也随之高涨起来,这同样利好光伏行业。在祁海珅看来,就硅片、电池片和组件环节的产能而言,过剩现象一直存在,但属于“结构性产能过剩”,不影响全局。

刘继茂也指出,光伏行业是一个技术快速发展的行业,先进产能不会过剩,市场只会淘汰落后产能。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