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安印话|明代篆刻家朱简及其卓越成就(下)

落水蝴蝶 1999-10-18 11:33:50 热度:5293°C

在《印经》中,亦有大量此类阐述,如“不通文义不可刻,不深篆学不可刻”“摹印家不精石鼓、款识等字,是作诗人不曾见诗经、楚辞,求其高古,可得乎哉。”“印先字,字先章,章则具意,字则具笔......学无渊源、偏旁凑合,篆病也;不知执笔、字画描写,笔病也;转折峭露、轻重失宜,印有白文、有朱文、有口、有边、有格、有朱白相半、有三朱一白......各有体制,原非率意。”.....

朱简能更早意识并提出如此精辟的观点,应当是和他早年下了大功夫潜心研读前人印着,以及后来从陈继儒学习,在项元汴、顾从德等大收藏家中遍览各家所藏古印有莫大的关系。

图:朱简印作“钱谦益印”

这些可从朱简的记文里得到佐证:“余从陈继儒游,究心于字学,尤精古篆。

石安印话|明代篆刻家朱简及其卓越成就(下)

得顾(从德)、项(元汴)二氏家藏铜玉印,越楮上真谱四千余方,又于吴门沈从先、赵凡夫、疁城李长蘅、武林吴仲飞、海上潘士从、华亭施叔显、青溪曹重父、东粤陈文叔、吾乡何主臣、丁南羽诸家,得其所集,不下万余,由是涤心刮目,埋首研究......”

图:朱简印作“汤显祖印”

朱简的“笔意表现论”“印外求印”等印学思想,以及“草篆入印”“刀法传笔法”等等篆印实践,直接影响了后来的明清两大流派之一的皖派各家。而他在篆刻方面的成就也不遑多让,董洵评其为“真有明第一作手”,周亮工以为其“寥寥寰宇,罕有合作,数十年来,其朱修能乎?”而朱简首创的“碎切刀法”还对明清时期另一大流派浙派产生巨大的影响。时人何澍云“钝丁印学从修能出”(钝丁即浙派开山鼻祖丁敬),可以说,浙派的用刀法是直接从朱简碎切刀法发展而来的。晚清印学家魏锡亦曾有诗云“朱文启钝丁,行刀细如搯”。由此可见朱简对中国印坛的深远影响。

图:朱简印作“麋公”

一个人影响在潜移默化中披及后世几乎所有的篆刻家,这样的成就放眼整个印史里也是不多见的。或惜的是,由于朱简处于前有文何后有浙皖的过渡时期,加上时人对他的印风褒贬不一(有开创精神的艺术大家往往要经历如是际遇),又无弟子传人,使得朱简在整个印史长河中显得不那么耀眼了。

在石安眼里,朱简既是一个精研印学的理论家,又是一个篆印技艺高超的实践家,在印学理论和篆刻实践上都有开创性的卓越成就,加上其执着和严谨的治学精神,令人钦佩有加,私以为朱简在我国印史上应当有更高的地位。

注:如欲收听本篇文章音频内容,请登陆喜马拉雅FM“石安印话|文人篆刻那些事”专辑。

————————————————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