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评】由谋生不易印谈艺术家的理想和现实

竹心柳影 1999-10-20 14:52:12 热度:9465°C

前言:今天晚上在朋友圈读到一篇《愿掏钱买字,才是真正敬重书法之人》的文章,心中有感。由此想起自己以前刻过的一方“谋生不易”印,谈谈刻印感受,并延展说说艺术家之现实际遇和人生不易的话题。

石安曾刻过一方“谋生不易”的朱文印,这方印是对人们某种生活状态所做的诠释,相信能引起很多人尤其是艺术家的共鸣。如何在物质生活和精神追求方面达到完满的平衡,既拥有生活的苟且,又拥有诗和远方,大概是所有现代人心中的最理想的人生状态。

图:石安刻“谋生不易”印

【刻印小记】

在刻这方印时,我采用的是一种相对散漫自由的印风。字法方面,并不太讲究字体是否严谨一致,以书入印,在稿纸上用毛笔写成怎样就尽可能刻成怎样,而字体本身也是写得相对随意,从结果来看,4个字里,篆隶楷的笔意掺杂其间,比如谋的言字旁和甘字比如接近于隶书和楷书的写法,木字则是相对写意的篆书写法,其他字也大致如此。

【艺评】由谋生不易印谈艺术家的理想和现实

这是承袭邓石如先生”以书入印”的治印理念,用刻刀展现文字书写的感觉,在字形的设计方面,也是结合了象形和会意的做法,力求通过印面字形和文字内容意境达到一致。比如最后一个“易”字,取象形意,刻成类似马行状,状若一匹老马在烈日下驮着重物艰难前行的样子,以表现辛苦谋生的某种情境。

章法方面,依字的笔画多少自然地分朱布白,使其疏官分布相对均匀,并呈对角呼应:左上角的谋和右下角的易笔画略多,占位也安排多些,右下角的生和左上角的不字笔画略少,占位安排少些,从而使整个印章看起来自然妥帖些,虽然字形刻写的较为写意,但章法却存留着匀称工整的处理痕迹,总体带着自己相对熟悉的汉印章法布局的影子。

此外,该印在印边处理方面,采取了直接去边的无框形式,解放文字束缚,也是种相对大胆的设计处理。

整体来说,该印追求既规矩又散漫、既写意又工整的形式表现,寻求某种特殊的矛盾和统一,意图表达人们在追求理想的同时又不得不受制于现实生活的那种挣扎和情愫。

【说印有感】

回到现实中,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渴望过上好日子。但如果你既非出身豪门世家,又并非天赋异禀之人,如普通大众,大家都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那么在追求成功的路上,必然要经历一个甚至多个虽努力付出却依然遭受挫折和压力的阶段,这个过程甚至是漫长而艰辛的。

【艺评】由谋生不易印谈艺术家的理想和现实

对所有白手起家,尤其在为个人生存发展和改善家庭生活条件而奔波劳作阶段的人们来说,他们对其中之艰辛必然都有深刻体验,并能深刻感受“谋生不易”的酸苦百味。

“谋生不易”对于那些执着艺事的艺术家来说往往更有体会。纵观艺术领域,无论画家、书法家、篆刻家还是音乐家、作家等等,象毕加索、张大千这样既能在艺术上取得卓越成就又善于物质经营的毕竟很少数,大多数艺术家往往并不擅长物质经营之道,他们在潜心修艺的同时常受困于生活穷苦,在人生很长时间甚至一生都对解决物质收入和生活条件缺乏有效之策——他们并不完全是缺乏经营头脑或甘于贫苦,而往往是因为为追求艺术成就使时间和精力过于专注在艺术上所致。

图:受困于生活的篆刻大家吴让之

图:受困于生活的篆刻大家赵之谦

以篆刻家为例,比如一生居于破败祖屋的西泠名家蒋仁,晚年栖身小庙卖艺求生的吴让之,名动京城却不得不委身塾师的赵之谦等等,即使他们当时的艺术成已名满天下,并且往来者不乏官场显要、社会名流及富甲一方之人,但其本人却依然受困于贫苦,终日为稻梁谋,甚至不得不为五斗米折腰。“安能催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听起来很美,在残酷现实面前却又显得如此无奈。

图:赵之谦刻“为五斗米折腰”印

图:石安刻“无可奈何”印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是艺术成就之道,但在现实面前,却又往往被大众所忽视,尤其是张口索画却不提付酬之人,以为艺术家只在举手投足间就能轻松成就佳作,却往往选择性忽略艺术家及其作品背后不为人知的无数艰辛与付出。

幸运的是,如今随着社会进步,越来越多人们认知到艺术从业者“谋生”之不易,也看到艺术追求过程中非同寻常的投入和付出,艺术家的劳动越来越受到尊重和认可。“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当艺术作品不再是普通大众心目中的赠品,艺术家不再只问耕耘不得(物质)收获时,艺术领域的“谋生不易”将不复再现,艺术界的百花齐放和繁荣昌盛才会真正到来,如若有此理想状态,则为艺术之幸!艺术者之幸!

后记:

就石安所认识的艺术家及个人经验而言,总体而言艺术家大都是善良而纯真的,重精神追求大于物质追求,重感情缘份大于商业利益,虽以润例为交易纽带,但在情缘面前,金钱之重要性往往退居其后。

【艺评】由谋生不易印谈艺术家的理想和现实

石安虽只是业余刻者,但因和艺界中人时有往来,偶有以印换画或以印易字的往来雅事,亦有收了润金交付作品后哪天反思觉得所付作品不够满意而向买者索回重刻或以刻新印换旧印之举。此皆为平常之事,但对于平白索印之人,却大抵难有此举的。

对绝大多数艺术家而言,其内心都是希望作品能对得起自己内心要求,有时会因此而做些让人看起来“得不偿失”的事(尝闻有些艺术家如吴湖帆、吴冠中等隔一段时间会自撕不满之作即为是理),个中道理不一而足。所以,在我看来,艺术家大都善良和纯真——这或许也是他们“谋生不易”之故。

以我的看法,如你善待艺术家,往往能得到艺术家加倍善待(比如所得为精品而非应酬之作)。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