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安印话|吾丘衍及其印学名著《学古编》(上)

简单、Amy 1999-10-22 14:01:31 热度:3630°C

上一期谈到赵孟頫,这一期聊聊吾丘衍。因为两人是元代印坛标志性人物,一个为元朱文印宗师,一个是中国印论着作第一人。谈及元代印人,两人是不可或缺的人物。

△吾丘衍像

吾丘衍(1268—1311),元代印学大家。又名吾衍、吾邱衍,字子行,号贞白、竹房、竹素,别号真白居士、布衣道士,世称贞白先生。浙江开化(今浙江衢州)人,寓居杭州城内的生花坊“竹素山房”,以授徒诗文篆印诸艺为生。

元代高士吾丘衍才华过人,多才多艺。

石安印话|吾丘衍及其印学名著《学古编》(上)

他工诗文,通经史,嗜古学,谙音律,精篆印,擅书法,尤工篆隶,时人评其篆书“当代独步”“精妙不在秦唐二李之下”。篆刻一域更是成就卓然,无论理论还是实践皆有大成,观其印,宗法汉印,又融时风,呈现出古朴与秀润兼具之姿,和赵孟頫同启印坛新风(相对而言,吾丘衍印风更古朴,赵孟頫印风更妍秀),两人交相辉映,犹如元代印坛“双璧”。

△吾丘衍“布衣道士”白文印

由于吾丘衍以设塾授徒为业,于印学方面钻研更深,形成自己更多的独到见解。正因如此,后来才有其基于授课实践基础上总结成篇的《学古编》一书,而该书作为我国第一本印学理论着作,在印史上有着崇高的地位。

在吾丘衍短暂人生中,课稿授徒以外,又嗜读书,家中藏书甚多(但似乎未到藏书家的层级),日研夜读之余,勤于笔记着述,有《周秦石刻释音》、《闲居录》、《竹素山房诗集》(三卷159首)、《古印式》(2册)、《学古编》(2卷)等着作传世。他的诗、书、印均能呈现与时俗不同的清逸格调,字里行间隐隐有高古之风。清代学者纪晓岚评价吾丘衍“其诗不屑屑谨守绳墨,而逸气流荡清新,独辟尘客俗骨刬扫殆尽,可称一时作手”。

△吾丘衍“吾衍私印”白文印

吾丘衍一生布衣。元代危素称“吾丘君隐于武林阛阓间,高洁自持。”顾梅山作《赠吾世行》称:“士友多交接,惟君有敬心。

石安印话|吾丘衍及其印学名著《学古编》(上)

少年精古篆,诸老喜新吟。箫品神仙曲,琴弹山水音。无人知此乐,只在竹房深”。堪明初文学家宋濂评其“意气简傲,不为公侯屈。”可称一时高士。

△高士出行图(右下为吾丘衍)

然而不幸的是,吾丘衍又是位残疾人,“左目眇,右足跛”,这样的生理缺陷导致他虽有家国天下之远大情怀,却无法施展(从其所着《竹素山房诗集》中大量心忧百姓疾苦的诗作中可探其心),只能从诗文韵律书法篆印等处寻找心灵慰籍。满腹经纶的大才更增其孤傲耿介和特立独行的偏执性格。“年光忽去足可惜,壮心空在每多违”,一方面才华横溢,在艺术领域尽显高能,另一方面在现实中又不得不空怀壮志却只能强作超然世外之状——“衍每常独行不求侣,明霁时日,之湖山间无定适,任步所至便道以沽酒饮。微醉箕踞,长歌其所为乐府诗歌,已辄,放声恸哭乃返家。——当月明之夜,则持洞箫,骑屋脊而吹,声怨怆而忼壮。

石安印话|吾丘衍及其印学名著《学古编》(上)

”(王行《吾衍传》)这也是其命运最终结局凄惨的原因之一。

△吾丘衍“鲁郡郚氏”白文印

吾丘衍命运多舛,到了“晚年”竟屡遇祸端,前有侍妾“重婚”诉讼官司缠身,更增侍妾之父私造钱币重罪牵连,虽非己过,却难逃冤披重枷之难,如此沉重打击加上身心及性格缺陷,内心苦楚难于言表,遂有轻生之念。出狱不久,本想去找最好的朋友仇仁近谈心解忧,偏偏挚友外出未遇,终于决然留下“刘伶一锸事徒然,蝴蝶西飞别有天。欲语太元何处问,西泠西畔断桥边”的绝命诗,自绝于西湖之中,一代艺术大家年仅43岁即驾鹤西去,令人扼腕。

(对于吾丘衍享年有多种说法,主要是倒推出生之年有不同异议,总体以其享年39-45不等,石安综合考据下来,以为43周岁即45虚岁最为可靠。

(下篇待续)

注:如欲收听本篇文章音频内容,请登陆喜马拉雅FM“石安印话|文人篆刻那些事”专辑。

————————————————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