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底层思维逻辑之概率信仰(一)

东边.南鱼 1999-10-24 16:57:10 热度:4424°C

逻辑这个概念是源自于古希腊的词汇(logos),意指思维的规律或规则,在西方最早由亚里士多德归纳出《逻辑学》从而成为哲学的一门科学分支,《逻辑学》又被称为《工具论》。是西方哲科思维的运用工具。

工具论

西方哲学家在一神论的宗教信仰精神襁褓中运用这个思想工具由此诞生了哲科文化并孕育出引领人类思想潮流前沿的一大批思想家,他们运用逻辑创造出引领人类走进工业时代,电气时代,信息时代的伟大思想巨着。如被称为欧洲数学基础的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现代物理学的奠基之作牛顿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等等。

作为地球的另一个文明形态极点,我们的中华文明由于在近现代的全面落后使得我们的民族在思想上被西方文明全面的碾压,这种思想上的碾压导致我们从1840年鸦片战争后就再也没有了文化自信。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文明不但被西方文明全盘否定,甚至被我们自己的精英阶层否定。

回首过往,我们经历了苦难辉煌,新一代的中国人渐渐走出了文化不自信的阴霾,但我们在激流勇进中却快要忘却我们沉淀了数千年的文化脉络,我们中国人的底层思维逻辑究竟是什么,我们并没有仔细的去思考。时至今日我们创造了短短70年跨越3次工业革命的奇迹并即将引领人类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迈入人工智能时代。

我们真的准备好了吗?

时间拨回到东西方文明的起点,大约6.5万年前现代人类共同的祖先智人走出非洲开启了漫长的全球迁徙。

远古智人迁徙图

人类种族起源

现代智人由此将踏进完全不同的地理物候并在长达几万年的适应中演化出三个具有代表性的现代人类亚种:

人类三大亚种

原始非洲的黑色尼格罗人种,非洲在赤道附近,光照强,自然灾害比较少,可是由于北部沙哈拉大沙漠的阻隔,使得在远古时代仅能通过东非大裂谷走出与地球的其他大陆交流沟通。绝大多数非洲土地几乎是处于一个与地球其他大陆隔绝交流的状态。

高纬度寒冷地带的白色高及索人种,迁徙至此的智人们与环地中海区域的智人一同占据了地球的交通枢纽,地球交流互通最频繁的欧洲大陆。

中纬度光照适中湿热适中的黄色蒙古利亚人种,占据了地球上物产最丰富的纬度,其中我们的祖先则占据了东亚这个拥有地球上最“豪华配置”的相对封闭地貌的大陆板块。在中国辽阔的大地上,有雄伟的高原、起伏的山岭、广阔的平原、低缓的丘陵,还有四周群山环抱、中间低平的大小盆地。这些形态各异的地形,以山脉为骨架交错分布。陆地上的5种基本地形类型,中国均有分布。以长江黄河流域为中心北面寒冷的西伯利亚,东南面海,西部是帕米尔高原及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脉,西南方向与世界屋脊接壤的是连绵不绝的横断山脉。在远古先民迁徙时代只有通过西南边的亚热带原始森林才有可能进入中国的核心区域。

东亚大陆中国

迁徙完成后所形成的人类部落在各自占据的土地上繁衍生息,他们的求生手段以采集狩猎为主。在漫长的岁月中整个地球在进入农业文明前人口极少,增长缓慢,据苏联人口学家Б.И.乌尔拉尼斯推断公元前15000年的世界人口约为320万人。

中国人的底层思维逻辑之概率信仰(一)

远古先人部落生活

此时的人类先祖们在采集狩猎中不断的与大自然搏斗,在变化莫测的自然环境中每一次狩猎、迁徙都面临着生死存亡的考验。对自然的敬畏与恐惧,求存的本能促使他们不约而同的发展出了卜筮文化。在部落遇到的重大决策时希望能从这个变化莫测的自然中求得一丝可以确信的规律与生存的可能,主持部筮的祭祀或者巫师成为了部落的精神领袖,被认为是神秘力量的代言人。

如果从东西方思绪分歧的开端来算卜筮文化应该是分歧的起点。而我们中国人更是将这个卜筮文化完整保留发展到了极致,衍生成了一部被尊为六经之首的经书《易经》。并成为华夏民族的文化基石。易,古代指阴阳变化、此消彼长的现象,古代中国人认为世界是不停变化的,没有任何事物能够永恒不变。管子有曰:王者乘时,圣人乘易,就是说成王业者善于掌握时机,成圣人者善于掌握变化。我们现在普遍的认为《易》思想起源于我们的先祖伏羲、神农、黄帝,同时也是部落的首领,精神领袖。他们的工作主要就是主持卜筮或者祭祀。伏羲首次发明了八卦,八卦衍生出《易经》。神农创立《连山易》,黄帝创立《归藏易》。

伏羲画八卦全图

三千多年前周文王悉心钻研,将其规范化、条理化,演绎成六十四卦和三百八十四爻,有了卦辞、爻辞,人称《周易》。后周公旦为《周易》六十四卦的三百八十四爻添加了爻辞。周公旦是周文王之子,是中国古代的统治阶层,他对《易经》的推崇必然会影响整个中国的精英阶层。加之后来的孔子在《周易》后加注易传并奉为儒家经典,使得《易经》成为潜移默化影响中国人思维逻辑至今的文化烙印。

说了这么多由卜筮文化演变而来的《易经》,何为卜筮,我认为卜筮其实就是一种概率信仰。是地球上所有尚处于部落文化的人类必然经历过的一种信仰形式。每一次的占卜都是一次预测概率的游戏,千万次的占卜以及对自然和人伦社会的观察使得人们不断试错摸索出来一套怎么提高预测准确概率的游戏。诞生过许多足不出户便知天下事的大预言家。我们中国人尤其擅长预测概率,并且普通老百姓相信概率预测的人占绝大多数。中国人迷信算命、风水,给小孩算命预测他的前程,给单身男女算命预测他们的恋爱婚姻,给有病的人算命预测他们的寿命,买房做屋喜欢看风水,给人起名字爱研究生辰八字,给公司起名字要大师指点,我们喜欢在事情将要发生之前的时候去求神拜佛,至于这些“神佛”是否本地“神佛”与所求之人有无关联则无关紧要,即使许愿失败也不影响下次继续许愿,因为我们知道这本身就是一个概率问题。这些所做所为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期盼未来以最高概率向好的方向发展。这个事情在世界上整体看我们是比较特殊的群体,这也是我们文化的一部分,因为我们继承了古代中国的卜筮文化。这个文化展示出我们祖先认识自然的方式,还有对自然的理解,这个文化里有河图洛书,有阴阳八卦,有我们中国神话体系中最古老的神话盘古开天地。

盘古开天地

《三五历记》: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

中国人的底层思维逻辑之概率信仰(一)

后乃有三皇。数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处于九,故天去地九万里。

后老子哲学观认为:“有物混成,先天地生”。

由此,“天地”才不再是自古固有的。于是在以后的中国哲学中,才有了《易传·系辞上》所谓“易有太极,是生两仪”(按“两仪”即天地,《系辞上》在“易有太极,是生两仪”句后有云“是故法象莫大乎天地”)。

由此看出我们中国人的宇宙观在诞生之初就认为天地之初也就是万物诞生之初宇宙是一片“混沌”。这个观念是从千万年对自然不断观察揣测然后逆向分析得出的结论。(也许这也是我们做逆向工程分析是世界数一数二的原因之一)

现代西方人运用科技手段所观测到的宇宙使我们普遍认为宇宙起源是宇宙奇点大爆炸而后诞生宇宙。这个论点也是逆向分析得出的。

至此我们可以看出我们古代中国人认为是先有混沌而后有盘古这个最古老的神,如果我们的先人认为我们所生存的这个宇宙是诞生于一片混沌,我想我们的先人必不相信在这片混沌中有绝对的真理。

同时我们对比西方的一神论宗教起源,西方的主体宗教是基督教,基督教又起源于犹太教。犹太民族的诞生据犹太人自己的历史描述大约在公元前20世纪末,发端于两河流域。这个时间正是古代4大农业文明发源地之一两河流域的农业生产已经发展成熟的阶段也是古代中国的夏王朝开始的阶段。这个地点正是地中海区域连接欧亚非大陆贯通东西的交通枢纽。其农业文明一旦成熟,人口随即爆长,社会结构进入剧烈动荡,加之地处交流中心,各个部落民族剧烈碰撞,导致西方的文化脉络出现断层,各个民族文字发展逐渐由具象演化为抽象,由象形文字演化为字母文字。大部分原始的部落文化在社会结构的剧烈动荡中被冲刷遗忘。终于当两河流域发达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崩溃之时,犹太人先祖亚伯拉罕带领族人开启了长达数千年颠沛流离的民族历程并催生出一神信仰。到公元前14世纪摩西带领同胞逃出埃及并在西乃山接受上帝的启示,成为犹太教的创始人。长年颠沛流离的苦难生活磨砺了犹太人的意志,也迫使犹太人需要强烈的凝聚力精神需求,从为自己造了一个唯一的创世之神并与之签订精神契约成为神的特选子民。从此犹太人和上帝保持一种特别的关系,这种选民意识连同上帝启示的法律就成了维系犹太民族的独特的强有力的纽带。

摩西授法典

公元1世纪,基督教为犹太的拿撒勒人耶稣在今日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和约旦地区所创立,继承了犹太教的《圣经》和许多文化传统,信仰上帝创造并主宰世界。认为上帝是基督教信奉的最高唯一真神,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并主宰着世界。基督教坚信独一的真神。把认识上帝、荣耀上帝,作为人生的首要目的。

说到这里我们看出来了西方一神教是在文化的剧烈动荡中产生,其核心思想是先有上帝而后有世界、人类和万物。其衍生出的二元对称逻辑表现为追求绝对真理,上帝代表绝对真理,一切违反“上帝意志”的行为和思想都是错误的,天使和魔鬼对立,天堂和地狱对立。

一半天堂一半地狱

追求绝对真理的信仰是西方的哲学和科学快速发展的一个文化基石。

通过追溯我们的人类祖先我们可以大概理解一些我们的行为模式和思维逻辑的起点。科学和迷信似乎是我们今天认为对立的两个概念,但是我说我们的思维逻辑里有概率信仰的脉络并非就是说我们是一个“迷信”的民族,事实上我们今天比西方还相信科学我们甚至还没弄明白科学是怎么回事,就把一切“科学”的事物当做真理。我们的科技水平急速飙升,传统文化被批判否定,我们的传统中医被无知者批为巫术,我们的精英阶层如蔡元培、谭嗣同等文化名人不自信到居然要去主张废除汉字。

中国人的底层思维逻辑之概率信仰(一)

如果让中国人身上这一人类的原始文化脉络就此割裂,那不得不说是我们中国人的悲哀,也是全人类的悲哀。幸运的是在这一百多年的剧烈动荡中我们保留了我们的文化火种,我们的汉字每一个都蕴含着原始文化的精华。步入现代的中国字更是吸收了此前中国人所没有的西方文字中的抽象概念,所以现在的我们有理由相信我们的文字和我们的文化包容了西方的精华,而西方文明却渐渐走向迷茫。

西方的一神论信仰从诞生起就好比一栋没有地基的空中楼阁,随着人类不断的探索宇宙自然规律不断发现,人类思想的不断进步,无数西方精英阶层的信仰崩塌,事实上大多数的西方大哲们最后都变成了无神论者。但一神论的思维逻辑使他们依然执着于追求绝对真理,很多人转而信仰哲学和科学。比如站在人类思想巅峰的爱因斯坦才15岁就放弃了宗教信仰,他对自然哲学的学习使他得出了令自己感到震惊的结论:“国家始终在用谎话欺骗年轻人,包括《圣经》,其中有很多话也是骗人的”。爱因斯坦从小就养成了对一切权威都采取怀疑的态度。爱因斯坦在后来的《自述》中说道:“在我们之外有一个巨大的世界,它离开我们人类而独立存在,它在我们面前就像一个伟大而永恒的谜,然而至少部分地是我们的观察和思维所能及的。对于这个世界的凝视沉思,就像得到解放一样吸引着我们,而且我不久就注意到,许多我所尊敬和钦佩的人,在专心从事这项事业中,找到内心的自由和安宁。在向我们提供一切可能的范围里,从思想上掌握这个在个人以外的世界,总是作为一个最高目标而有意无意的浮现在我的心中。有类似想法的古今人物,以及他们达到的真知灼见,都是我的不可失去的朋友。通向这个天堂的道路,并不向通向宗教天堂的道路那样舒坦和诱人;但是他已证明是可以信赖的,而且我从来没有为选择了这条道路而后悔过。”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我不知道他们失去内心的自由和安宁与西方文明缺少部落原始文化基石有没有关系,但是可以明确的是一神教信仰的崩塌会给这些“站在人类思想巅峰”的西方文明巨哲们带来内心的不安。

关于概率信仰是对是错,是好是坏我并没有定论,我们中国人不相信有绝对的真理,《易经》六十四卦本就是一部演绎世间百态,历史轮回的大戏!在晦涩难懂的六十四卦中,否卦与泰卦在人生这部剧中的戏份最大。否极泰来,泰极否来,这似乎是人生永远逃不出去的轮回。对或错,好和坏都是相对。一个决定原本是错的却“阴差阳错”做对了,一个人运气背到家了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霉运走到头了运势到了低谷就上升了,泰与否紧密相连,泰在否之前。这里面也在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人生这个东西,从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人是受感性器官驱使的高等动物,人生往往的窘境都是从享福享过了头造成的。同时,也在告诉我们,人生没有一帆风顺的,人类压根就没有十全十美,万事如意的事情。

否去泰来终可待正是这样的思维逻辑造就了非凡的民族韧性,一个国家被蹂躏了一百多年不屈服、不放弃终究要迎来民族的伟大复兴!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