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社会

ICP备案号:湘ICP备19021678号

@ 2022 i0746.com

永州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一O五5四2O五

社会 - 2023-05-27 14:57:29

洞房不顺新娘闹离婚 新郎为证明是男人走极端(2003年江西杀妻案)

#挑战30天在头条写日记#

导语:新婚之夜,男方因种种原因不能过夫妻生活,女方大为不快,大骂对方是“太监”,随后又逢人便讲对方不是男人,接着又以此为由向法院提出离婚。男方受此大辱,于是决定讨回做男人的尊严,证明自己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在狱中的打工仔王阳,回想起自己短暂而痛苦的婚姻,觉得仿佛做了一场噩梦。这场没有结果的婚姻,不仅耗尽了他多年打工的积蓄,还使他的精神受到了严重损害,最终沦落成一名死刑犯。因为前妻谢秋芬的恶语中伤,曾经一度使他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背负着沉重的精神包袱。无奈之下,他没有通过科学和法律讨回男人的尊严,而是选择了一条不归路。

时年29岁的王阳林出生在江西省泰和县一个小山村。自幼性格内向、不善言辞的他,高中毕业后跟随他人来到广东打工,因其吃苦耐劳且老实本份,不久便在广东站稳了脚跟。王阳林很传统也很孝顺,他把打工挣来的钱几乎全部寄给父母补贴家用,自己从来不乱花一分钱,原本经济很拮据的王家也因此慢慢变得宽裕起来,他家不仅盖了新房,银行还有存款,日子过得顺顺当当。

不过,有一件事却成了王阳林父母的一块心病,那就是王阳林的年龄一年大似一年,跟他同龄的人一个个结婚生子,连他的弟弟妹妹也都成了家,可因为王阳林性格内向不善交际,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对象。别人也曾给他牵线介绍过几个,但最终都没成功。

转眼到了2002年,王阳林已是28岁的“大龄青年”。为此,父母急了,四处托人给儿子介绍对象,他们打算趁儿子回家过春节这段时间把他的婚姻大事解决掉,以了却全家的一桩心愿。

2002年春节一过,在父母和媒人的安排下,王阳林跟邻村一位打工妹见了面。女方跟王阳林同岁,名叫谢秋芬,也在外打工多年。双方见过面后,王阳林对谢秋芬并不是很中意,但谢秋芬对王阳林却“情有独钟”,并主动提出尽快办理订婚手续。王阳林考虑到自己的年龄也老大不小了,而女方又这么主动,于是同意按乡规跟谢秋芬订婚。

为表达自己的诚意,王阳林在订婚时给谢秋芬买了一条金项链,并给了谢家3300元礼金。由于王阳林和谢秋芬过完春节就要返回各自的打工岗位,热心的媒人担心夜长梦多,便催他们在返回广东前把结婚登记手续办好。王阳林听从了她的建议,订婚没几天,就跟谢秋芬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同时又给了谢家6000元彩礼。

登记结婚后,王阳林和谢秋芬先后返回广东两个不同的城市打工,并约好年底回家时举办婚礼。几天后,谢秋芬打电话给王阳林,要他过来跟自己一起打工。王阳林觉得两人在一起可以相互照应,便辞掉原来的工作,来到谢秋芬打工的城市。

两人虽然在同一城市打工,但由于各自的工作都很忙,难得有机会相聚,偶尔相聚,也只是短暂的。他俩虽相识不久,但已登记结婚,在法律上已是夫妻了,既然是夫妻,又都是精力旺盛的年轻人,因而免不了会有一些亲昵之举。然而,由于他俩都住集体宿舍,幽会极为不便,有时还会遭遇尴尬的局面。

一次,王阳林来到谢秋芬的住处,正好同宿舍的小姐妹都出去了。他俩坐在床上一阵耳鬓厮磨,突然,同宿舍的一位打工妹打开门,一头撞了进来,吓得王阳林和谢秋芬手脚无措、尴尬不已。

王阳林是个胆小而又传统的男人,这一吓非同小可。此后,王阳林再跟谢秋芬幽会时,变得十分小心,不敢有什么过分亲昵的举动,因为他担心被别人再次撞见,所以极力克制自己。久而久之,谢秋芬不高兴了。她说,咱俩已经是夫妻了,用不着这样藏藏掖掖,干脆到外面租房子算了。王阳林考虑到租房太贵,没有同意她的建议。谢秋芬对此大为不快,认为王阳林对她存有二心,有意疏远她。

更令她生气的是,王阳林每次发完工资后,都把钱寄给父母。谢秋芬几次提出,要他把钱交给她一起保管,以便为自己今后的小家庭攒点钱。王阳林是个孝子,每次都以“父母将来为我们举办婚礼要用很多钱”为由加以拒绝。这样一来,这对原本就没有感情基础的夫妻开始时常闹矛盾。

正当他俩的矛盾越来越深时,一位打工的小姐妹一句玩笑话无意间点到了谢秋芬的痛处。那位打工妹笑着问谢秋芬:“谢姐,你跟老公相处这么久了,怎么还不见你的肚子大起来啊?”

谢秋芬没好气地说:“他不是男人,我的肚子永远大不起来。”

“王阳林不是男人!”就这样在他的同事中间传开了。王阳林得知后,十分恼火,警告谢秋芬不要诋毁他的名声。谢秋芬拒不认错,两人为此大吵了一架。

几天后,王阳林跟一位工友发生口角,那位工友一急,便骂王阳林是“太监”。王阳林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的自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他认为,这都是谢秋芬的诽谤造成的。至此,他俩的矛盾已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虽然在同一城市打工,但却视为陌路。不久,谢秋芬提出离婚。

王阳林和谢秋芬闹离婚的消息传回家乡时,已是2002年年底了,双方家长和媒人得知这一消息后,都震惊不已。他们在一起商量后,达成了一个共识:等他俩回家后,好好做做工作,并尽快举办婚礼。

2003年春节前夕,王阳林和谢秋芬回到了各自的家中,双方父母便不厌其烦地做起了各自儿女的工作。媒人也不闲着,她不希望自己撮合的对象有始无终,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一开始就在好心办坏事。

她一边苦口婆心地做王阳林的工作,一边心平气和地告诫谢秋芬别意气用事。她对王阳林说:“从订婚到登记结婚,你家已花了1万多元钱,如果就这样离婚,这些钱就会打水漂,难道你就不心疼?”

她接着又找到谢秋芬说:“你已收了人家这么多彩礼,如果现在提出离婚,别人肯定会怀疑你是借谈婚验取他人钱财,到时除了要返回人家的财礼,还要落下个骂名,今后你还怎样做人啊?”

媒人一席话,说得王阳林和谢秋芬都有点动摇了。最后,他俩都勉强答应重新和好。双方家长见他俩打消了离婚的念头,便赶紧张罗着举办婚礼。婚礼安排在2003年2月12日。

那天,王家张灯结彩,办了十多桌酒席,煞是热闹。在这样的大喜日子里,王阳林却始终高兴不起来,那天他喝了不少酒,晚上,几乎是被人搀扶着进入洞房的。

酒醒之后已是凌晨2时,王阳林发现谢秋芬坐在一旁暗自垂泪,他心中顿时有一种愧疚感。他想,毕竟是新婚之夜,自己喝得烂醉把新娘冷落在一旁,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于是他赔着笑脸向她道歉,并主动凑上去跟她亲热。

可是,正当他俩要进入实质性阶段时,王阳林的脑海中实然惊现在广东打工时被人撞见的那一幕,陡然间变得兴趣全无,不管怎样努力都无济于事。谢秋芬见状,一个劲地责怪王阳林:“当初说你不是男人,你还说我诽谤你,现在无话可说了吧!我真是瞎了眼,竟然会嫁给你这样一个废物。你可把我害惨了。”说完便大哭大闹起来。

王家父母听到哭声后连忙起来问个究竟,他们得知事情原委后,既羞愧又着急,连忙好言好语安慰谢秋芬,求她家丑不要外扬,日后慢慢想办法把“病”治好。

那一夜,全家未眠。第二天一早,谢秋芬哭哭啼啼地坚持要回娘家,并逢人便说王阳林是个“太监”,欺骗了她,剥夺了她做女人的权利。王家人担心她这么闹下去将会使自己的儿子无法做人,便极力劝阻她。谢秋芬被劝回王家后,王阳林便寸步不离地守着她。

婚后第三天,王阳林在亲友的建议下来到县人民医院进行检查,检查结果是:“无异常,有心理障碍,属精神紧张性”。

医生还告诉王阳林说,你的问题是由于长期自我压抑,同房时精神高度紧张所致,只要调节好自己的心理;夫妻双方多加配合,就会慢慢好起来的,不需要药物治疗。拿到检查结果后,一度悲观失望的王阳林犹如吃了一颗定心丸。他兴致勃勃地将这消息告诉谢秋芬,谢秋芬将信将疑。

那天晚上,王阳林照着医生的话去做,希望能出现奇迹。然而,没有任何起色。谢秋芬一个劲地埋怨,要他赶快到医院治疗,并下了最后通牒:治不好就离婚。王阳林认为自己没病,坚决不上医院。为此,两人又大吵了一场。

由于谢秋芬四处宣扬王阳林的隐私,使得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王阳林是个“太监”,大家都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他,对他指指点点,一些不懂事的小孩还跟着起哄,一个个阴阳怪气地叫他“太监”。为此,王阳林苦不堪言,精神受到了很大伤害。

2月19日,谢秋芬要求拿王家的户口薄去办身份证,王阳林怀疑她另有所谋,便把户口薄藏了起来。谢秋芬大光其火,说这种日子没法过了,坚决要求离婚。

几天后,谢秋芬果真一纸诉状递交到了泰和县人民法院。她在诉状中写道:我与被告王阳林于2002年2月经人介绍相识谈婚,被告未经婚检,采取欺骗手段跟我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登记结婚后,我与被告分别在外打工,于2003年2月12日按乡俗举行婚礼并同居生活,由于被告不能过夫妻生活,剥夺了我做女人的权利。到医院检查后,我劝被告积极治疗,被告不但不听,反而百般干扰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导致夫妻感情破裂。请求法院判令我与被告离婚并赔偿我精神损失费5000元。

对于谢秋芬提出离婚,王阳林并不感到意外,但对她提出的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5000元,却感到不可思议。他认为,自从跟谢秋芬结婚以来,自己不仅耗费了大量钱财,而且还莫名其妙地落了个“不是男人”的恶名,自己的名誉受到了很大损害,有权索赔精神损失费的是他而不是谢秋芬。

事情到了这一步,王阳林也知道他俩的婚姻已经走到了尽头,离婚是必然的。王阳林觉得,损失钱财事小,名誉损失事大,自己将来还得结婚生子,如果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离了婚,还有谁敢嫁给自己?思来想去,他最后决定,要讨回做男人的尊严,证明自己不是“太监”!

2003年3月2日,谢秋芬从娘家回来拿衣服,此时王家就王阳林一个人在家。看着妻子收拾衣服即将离开这个家,只留下自己头上“不是男人”的恶名,于是要求谢秋芬脱衣服再同房一次,以证明自己是一个真正的男人。谢秋芬哪里肯愿意,她一边收拾衣服,一边嘴里念叨“不行就不行,还不承认”。王阳林又一次受辱,怒火中烧,一下把谢秋芬抱起来扔到床上,要强行发生关系。谢秋芬一边反抗一边怒骂,王阳林一只手掐住谢秋芬的脖子一只手撕扯其衣服。渐渐地,谢秋芬的反抗越来越小了,而王阳林只顾“证明”自己是男人。当王阳林完事后,谢秋芬已经死在手掌之中……

2003年,王阳林被法院判处死刑,缓期执行两年。

这场情爱悲剧也到此划上了一个句号,谢秋芬与王阳林经人介绍相识几天后,就草率登记结婚,婚后又未能很好培养夫妻感情,在举行婚礼的当晚,因王阳林未能与谢秋芬过夫妻生活,谢秋芬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指责王阳林有生理问题并提出离婚。王阳林受此羞辱,决定证明自己,可是选择的却是一条极端的路,最终导致这场悲剧的发生……

我无意评说当事双方谁是谁非,但通过这件事,人们可以悟出这样一个道理:每个人的名誉权和隐私权都受法律保护。即便是夫妻之间,也不能随意侵犯对方的名誉权和隐私权,尤其不能不顾事实肆意损害对方的名誉。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名均采用化名)

相关阅读
一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