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比法则 让你掌握人性的弱点 成为一个高情商的人

cappuccino 1999-11-01 12:26:25 热度:1010°C

我们前面讨论了意识的最底层规定性:

如最底层的弦理论及量子力学对我们宇宙的规定性。

宇宙通过能量的熵增定律及最小作用量原理继续展开对意识的规定性。

如上两个原理作用于基因与环境,通过自然选择对意识进一步进行打磨。

人类的五官及大脑,在数亿年数千万数与万物的竞争中,特别是在近300万年间与动物们及环境的共同打磨下,迭代出人类的意识。

意识底层打磨完毕,在近7万年左右,在本能意识的基础上,人类出现理性逻辑。

前面几章基础交行完毕,我们本章节来讨论人类意识里面的一个最核心的东西,就是类比,它也是我们人性里面一个最明显的弱点,我们来看看,它是如何左右着每个人的。

类比

意识的省能原理是有极深刻的意义的,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这个原理的规定下展开的,而它的规定性,就是能量的最小作用量原理,这个原理我们在第17章讨论过了,今天我们作进一步的延伸。

首先,如果万物要生存,都必须遵守最小作用量原理,那么如何做才能最省能?

答案是类比,而实际上,它延伸为我们人类社会的种种其他现象:

比如说战争,包括以前的有烟火的战争,及今天的无硝烟的竞争。

再比如物种之间的竞争,种间与种内竞争,如300万年前人类在丛林中,与所有其他动物之间的竞争,正是这些竞争,迭代出了我们人类及人类的意识,为理性逻辑的诞生奠定了基础。

再如我们今天的考试体系,学生们无何止的比较分数,竞争优质教育资源。

再如今天无处不在的商业竞争,区域竞争,国与国之间的竞争等等。

类比法则 让你掌握人性的弱点 成为一个高情商的人

再如人与人之间没完没了的比较,各个层面的比较,追求更高更快更强的冲动等等。

这些全部是省能原理下展开的结果,而它的实现方式,就是“类比”。

因此,我们就要问,为何是类比?类比到底何等深刻的规定着我们?

首先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就是,类比只是底层所有那些规定性的原理直接操作万物的手段,它可以更直接的了解,到底这些万物是如何被自动化主导着的。

我们来看如下这个实验:

当我们人眼第一次看到一张图片或者场景时,所有与场景相关的细胞都会出来活动,比如管颜色的视锥细胞,管明暗的视杆细胞,还有其他管形状的,管运动的等等不同细胞。

于是如下图上半部,B,C,D,E,F等所有细胞都出来活动。

当我们第二次再看同一场景时,在第一次中做得最好的细胞D,会发送抑制指令,告诉其他那些细胞,说:“我做得最好,让我来做吧,你们休息去,不要浪费能量”。

下图就是这个实验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所使用的能量,到第三第四次,能量达到最低。

我们从这个实验,可以推导出,即使是我们体内的细胞,他们也在相互竞争的,谁做得好,做得高效及省能,谁就会有权利出来主导,而正是这个原理,在我们人体的所有功能上全面表达,它就是我们强模型的原理,它也正是强模型的遮蔽力度的体现。

比如,在小务虚之前的文章中,我们曾经有一个课外作业,就是让大家反本能意识而行。

也就是,如果你原来一直是用右手干活,右手拿筷子,右手刷牙,那么就尝试反过来,全部用左手,如果你确实有这么去执行了,你就会发现,强模型的遮蔽力度到底有多么强大!

在拿筷子这件事上,小务虚坚持不到1个星期,实在是太煎熬了,根本就吃不了饭,或者慢得不行,我的本能情绪强烈的想让我用回我的右手强模型,这种情绪记忆是内置到杏仁核里面的,当你在用一个弱模型时,这个情绪会让你痛苦,而强模型会让你有快感。

因此,反强模型的遮蔽是最难的,它的难处体现在,一方面你已经有了一个强模型,它的效率是最高的且最省能的,而要确保你一定就会自动的去用这些省能的强模型,我们的大脑对这些强模型赋予了快感情绪记忆,这些快感情绪会让你强烈的想用强模型,而另一方面,大脑会对那些效率低下的耗能弱模型赋予痛苦情绪记忆,使得当你使用弱模型时,你痛苦与煎熬。

比如小孩刚开始学拿筷子时,它的杏仁核里面,没有已经拥有快感情绪的强模型,于是他没得对比,于是这个弱模型不会让他痛苦,他体内的细胞没得对比,除非你作为家长,嘲笑他或者使得他去跟你或者其他小孩比。

这就是类比对人性的左右,在我们的生活里面,我们时时刻刻在比较,不仅仅体内的各种模型在比较,我们在社会里面也在全面比较。

意识的用智方式:类比

类比的用智方式,我们还是得借如下这张图来理解:

中间的黑色图形是什么?

横着看,则中间的黑色图形是B。

坚着看,则中间的黑色图形是13。

这就是人类意识用智方式的一个简单模型,我们的意识要解读出什么,它取决于我们把眼前的东西放在什么样的模型下,比如读出B时,则是放在字母模型下,读出13时,则是放在数字模型下。

类比法则 让你掌握人性的弱点 成为一个高情商的人

因此,我们如何看待这个世界,就完全取决于我们用什么样的模型来解读当前的每一个瞬间,这里包括所有先天模型与后天模型。

然而,这里选择不成立,比如前文的左右手模型。

如果你后天在培养习惯时,养成了右手模型,如右手写字,右手干活,右手刷牙,右手拿筷子等等,那么这些模型,在我们的大脑里面,对应我们前文的各种不同的神经元细胞,它们会变得强大,高效与省能。

神经元细胞的这种强大,是通过突触之间的不断打磨,使得突触变得更强大,更能传递与分泌更多神经递质实现的,比如代表着快感的多巴胺及代表着恐惧的去钾肾上腺素。

也就是,这类已经形成本能的强模型它在我们的情绪记忆中心,实际存储的是情绪模型,你会有不自觉的就去用强模型的本能倾向,因为它会有快感,而如果你违背这个强模型,你就会痛苦。

这是神经元及神经递质对人性的规定性。

然后似乎有人会说,那不正好吗,那就用强模型呗,它不是高效与省能吗!

然而,这正是问题所在。

先天强模型的本能

如果我们的先天强模型是在今天这个社会形成的,那么应该完全没有问题。

而事实却相反,先天强模型,也就是我们的最底层的本能,是在300百万年前的丛林环境中与动物们共同作用下被迭代出来的,它所匹配与适应的环境,就是在丛林中与动物们竞争,因此,它所形成的强模型,就完全是为与动物竞争而生的,比如我们在第8章所指出的本能强模型。

这些本能强模型,包括但不限于如下这些:

对利益及食物过度喜好的本能倾向。

对恐惧过度恐慌的本能倾向。

只关注眼前利益的,目光短浅的务实倾向。

为了眼前利益,而不断做与利益相关的加法的倾向。

不自觉的不断的升级欲望的倾向。

不自觉的要比别人更高更快更强的倾向。

偷懒的倾向,如能不用脑就不用脑的倾向。

所有这些本能模型,都是在丛林时代使得我们生存下来的重要模型,他们都是在几百万年间,不断的通过基因突变与自然选择的共同打磨,被迭代成一个个自动化反应的模块,已经内置到我们的基因层面的。

由于这些先天的本能强模型,是在长期的竞赛中能胜出的模型,因此它们具有极高的自动化效率,因此,可以说它们是最省能的,而我们的大脑要确保我们能够在丛林中每一个生死攸关的瞬间都能快速的调动这些模型,因此,大脑的神经元通过为这些模型赋予强烈的情绪,来使得我们能够准确无误的执行这些强模型。

比如,所有这些强模型所对应的情绪,都是内置到我们的杏仁核的,它在杏仁核里面对应的就是情绪模型,正如上面的数字模型与字母模型,当一个眼前的场景与这些情绪模型对上时,我们的本能动作就会自动化激活,神经元通过分泌相关情绪激素,实现快速调动人体,而整个过程,是不用通过我们的显意识的,它都是在潜意识层面通过视丘直接激活杏仁核自动化完全的。

类比法则 让你掌握人性的弱点 成为一个高情商的人

我们的显意识都还不知道时,这些本能倾向就已经在我们的大脑层面准备就绪了,甚至完成了,这个本能意识的反应路径,可以参考模型13章。

比如,你为什么会一吃上甜食就停不下来?这是因为在你的大脑的杏仁核里面,存储了先天的对食物强烈喜好的情绪模型,在缺乏能量的丛林时代,偶尔你猎得一头动物或者找到一颗长满成熟果实的树,你会吃到吃不下为止,这是内置到基因里面的,它是用情绪模型加以巩固的,在丛林这种有一餐没一餐的环境中,这种机制是必须的,身体的节约基因会把这些多余的能量转化成脂肪储藏起来,以备缺乏食物的时候。

这种本能倾向是丛林时代生存的规定,但是我们今天依旧会不断吃,那组节约基因依旧会不断的储藏脂肪,即使这种储藏没有任何意义,但这组基因就是为这个使命而存在的,即使因为它而导致的肥胖症所引发的健康问题甚至还危及整个机体,我们依旧有那股强烈的继续吃的情绪倾向。

因此,如果我们顺着本能,我们就会有快感,就会觉得人生充满“快乐”,充满“价值”,如果我们稍微逆着它,我们就会非常难受,我们甚至都不可能会想着要去逆着它,我们会理所当然地使用着高效省能的本能,我们基本上从来不会怀疑它。

比如,当你用着你的强模型右手吃饭时,你突然换成左手,你就会感觉得到你的强烈的情绪抵触,这股绝对捍卫强模型的情绪是存在于你的大脑里面的,而它就展现为我们的本能。

然而请注意,我们前文指出,我们能看到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完全取决于我们把眼前的事情放在一个什么样的背景模型下,而我们的本能倾向,就是会把当前所有日常生活场景,都放在一个几百万年前打磨而成的本能情绪模型里面。

而几百年年前的本能情绪模型,很明显,在今天的大多数层面 ,已经表达为戕害作用。

这就是无处不在的类比。

类比用智方式的缺陷

我们可以把整个世界的构建方式都归结到“类比”这个词上,这是一个可以说非常恰当的词,它甚至可以描述我们的一切。

这不是偶然,而是我们的世界就是用“类比”的形式架构起来的,它是底层规定者实施对这个世界直接管控的手段,它的直接原理就是通过类比的方式可以达到省能的进化。

这个世界要让万物越来越高效,越来越省能,就是让大家去比,让所有细胞去比,让所有结构去比,谁更高效,谁更省能,谁就有资格活下来,因此,类比就是为高效与省能而生的。

但是它也因此存在诸多缺陷:

比如视觉图景类比缺陷,我们的视觉,看一个东西是大还是小,不是由该目标自身决定的,而是由我们所选择的类比对象决定的。

如下这个人,人是同样大小的,但是在小网格里面,我们看起来却显得大了很多,大网格会衬托人小,而小网格会使得人看起来更大。

如下这张图,几条长的线一都是平行的,但是我们视觉看起来却都是不平行的,因为它们被身上所赋予的那些小斜线左右了,小斜线使得它们看起来往不同方向倾斜了。

如下这张图里的三角形,左边白的三角形,右边黑的三角形,白的我们会觉得比背景更白,黑的我们会觉得比背景更黑,因为这里,白与黑的三角形,把后面的档住的,离我们更近了,而更近的东西我们在视觉上会觉得更清楚。

我们这里直接看图,图里面就直接呈现对比,而我们就会不自觉的按着图里面呈现的对比去看待这个世界,因为我们的视觉就是这样构建的,它通过原理左右我们。

同样,我们的所有用智方式,都会被类比的用智方式不自觉左右。

比如,你的工资收入8000到底是高还是低?如果在你所知道的朋友里面,没人比你高,你就会为这个收入自豪,这种自豪不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它是实实在在的,在你大脑里面会分泌快感激素的,比如多巴胺,它会让你感觉良好,觉得优秀,觉得人会有价值。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