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装飞行失联女大学生为什么没能成功开伞

流浪的脚丫 1999-11-06 01:50:23 热度:2230°C

一切以官方调查报告为准。

下面是个人根据网上资料的物理原理分析。本文谢绝讨论道德批判问题,请理解。

1、山尖附近有下洗气流,导致刘安失速滚转下坠。

详细的分析,见知友的这个帖子:翼装飞行失联女大学生为什么没能成功开伞?

我对该网友(微博原帖)解释物理原理的解读:从视频中可以看出刘安先被一股气流抬升,然后迅速失速下坠,这说明山尖附近可能有一个空气漩涡。问题在于:尚不能保证下洗气流足够远。完全可能远离山尖的地方,下洗气流作用很微弱。如果刘安降落伞打开了,仍然坠亡,那可以用下洗气流解释。但事实是降落伞没有打开,这就争议大了,比如理论上也可能是伞扣出问题了。

微博上的原答主,认为刘安被下洗气流一拍到底,我不太同意。此外,根据微博原答主的分析,刘安被卷起之后开伞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在山尖附近开伞后被卷入下洗气流中同样危险,正确的方法是向下俯冲,低空择机开伞。

总的来看,微博上的分析解释了刘安为什么飞着飞着,突然失速一头滚转下坠,但还不足以说明降落伞为什么一直没打开。

翼装飞行失联女大学生为什么没能成功开伞

2、刘安原则上已经摆脱下洗气流干扰,飞回来了。(据此可以认为刘安的水平没有网友想象得那么烂)

网上公布的最后一跳视频把大家注意力引偏了,这个视频也是导致救援队错误地在后山(无人区那边)搜索了6天无果的原因。

实际情况可能是,刘安已经摆脱下洗气流干扰,调整回滑翔飞行姿态。为什么说刘安已经飞回来了?主要从失事地点位置看出-----如图,事故地点位于在天门洞山峰左肩缺口处。

3、最后的失事地点在天门洞山峰左肩缺口处。(那个天门洞就是张家界那个大热门景点)

大家听听视频里搜救村民的说法吧,我就不细说了。总的来说:搜救村民根据现场痕迹,认为刘安在飞跃天门洞山峰左肩缺口处时,飞行高度低了2米左右,不幸刮碰树尖,因为飞行速度太快失事。

4、如果刘安能飞过天门洞山峰左肩缺口,下面的天门洞停车场是计划跳伞落脚点(村民猜测)。

可惜没有如果。

此前有媒体报道,刘安在出事前,几次试跳都成功了。不知道这几次试跳是不是这个路线。(补充:目前看是刘安临时改道往天门洞方向飞)

5、刘安当时的三个可能选项:

A、高空开伞,落在天门洞山峰后面某个山头上等待救援。

B、飞过天门洞山峰左肩缺口,开伞降落在下面的天门洞停车场。

C、穿过天门洞,开伞降落在下面的天门洞停车场。

从知乎同类话题讨论看,普遍认为C方案难度过高,以刘安的水平应该无法应对。估计网友们倾向于A方案,但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没有选择。这个应该请熟悉天门洞地形的朋友解释下,A方案有没有可行性。

因为不专业的人输给了专业的场地。

翼装飞行失联女大学生为什么没能成功开伞

这事别造谣,更别凭想象乱说。

第一、gps是应该有的,而且有两个,一个是记录下降的速度的一个是速度的,这两个值都应该在头盔里面看的见,“降一进三”只要玩过的都知道,前进三米下降一米。非要说速度的GPS反应不了位置,我不会反驳的,因为我不是杠精

第二、副伞的问题。一般都应该有有副伞的,但我看了视频后发现,即时有副伞,副伞也解决不了问题。因为是遇到下降气流,希望副伞救命的,还不如直接背一个高空跳伞的伞包。高空跳伞的伞包大约5到10公斤,就是提前给了,估计也不会用

第三、下降气流和顺风开不了伞的问题。下降气流和顺风都是开不了伞的,开不了伞就是死。那么问题来了,真的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1、下降气流会导致人血夜上涌,目盲,这个要经过专业训练克服人体的缺陷,没训练没能力承受3G左右的重力就是死。2、顺风怎么办?当然是切逆风了,在空中飘20到30秒当然是找风了,如果风速大于前进速度,是开不了伞的。即使开了伞,遇到强顺风,估计非死即残(这次也没缓冲装置吧?)。

第四、当事人跳下去就知道不对了。她回头了,如果第一时间翼装吃满风了,扭身子回个头试试?录像那个为什么不能长时间盯着她看?吃满风还扭身子想折个脊柱试试?还想玩个新花样翻滚360度?我感觉她是第一次在山区玩这个,这就引来的第五个问题,不是已经玩了500次吗?

第五、三年500次就是大神了?我还是那个观点。这个在迪拜的沙漠,气温变化不大,下面都是平原,没复杂的风切变,就没有不安全因素。河北省怀来县有个沙漠,就是在里面住上一年两年,然后去撒哈拉沙漠生存一周试试?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三年500次,大一接触还没到大四就500次,这个频率是有点高呀,做了500次小学数学题就认为自己是大神做高中题目了?

而且,据我所知,貌似专业玩这个的也不是每周都实战跳一次的,娱乐用的垂直、水平风洞机便宜而且天天练都没问题

第六,玩这个连个红外测风仪都没有吗?随便就跳下去吗?这个是遇到高空风切变,不是低空风气变。这就好有一比,刚买股票就遇到崩盘,不做事先调查吗?

第七、600米高都有风切变,天门山的地形还是很复杂的。

第八、自动开伞是机械式的,逆风到一定强度才开的,谁见过测高仪的那种?而且遇到下降气流,这玩意就根本没用。

Ps:解释一下我说的下压气流吧,我查了一下专业术语叫做下洗气流,这就像飞机的机翼,飞机机翼是上面面积大于下面面积,这就造成了同一时间内风在上面经过的路程多,那么速度就快,压强就小,而下面是相对平的,所以造成压力差,简单来说,这就是飞机获得升力起飞的主要原因,特别是直升飞机。还有初中我们也学过,坐在公共汽车,车上的车帘是往车窗外飘,这说明流速越快的地方压强越小,由于车内空气流动相对于车外慢,所以车内压强大于车外,然后把车帘压出去了。

翼装飞行失联女大学生为什么没能成功开伞

同理,当山顶有一股风吹过,有一部分撞在了山体,此时山体迎风坡面形成上升气流,风速受到减速,减速升压,但是对于女飞行员来说是属于上方的下冲气流,是垂直风切变的一种形式。她受到的不是向上的升力而是向下的压力,反正只要她 人处在那个范围,所受压力都变大,处在与山体平行这个地方,只要进入一定范围都会使人受到压力突然改变,这也是为什么她在十九秒之前是平稳的,因为她跳仓时比山顶高出很多。而当她进入山体脱离山顶时,风向再次变化,是顺着山间的风,而且可能存在风速大于山顶风的风速,此时上层压力大于下层压力,造成一种鬼压床的感觉,就是背上的降落伞打不开,也就是说有可能遇到两次风切变,第一次是垂直的,第二次是水平的。还有可能是左右两股风或前后两股风,在山顶处撞在一起形成了漩涡,她不敢开伞,因为她的目的是近山穿越天门山洞,所以她想急速下降摆脱漩涡低空开伞

由此可看出天门山那个地理位置之复杂。

原文

根据摄影师提供的视频情况, 她应该是遇到风切变了,

跳伞进入山顶时风向是头对着的山顶吹过来的上升气流,进入山体时由于在山间,风向变成了顺山间的顺风,所以19秒后进入山体,他和摄影师往不同的方向,她先接触了山顶的上升下压气流,然后顺风而行,摄影师和他一样也是先接触了上升下降气流,但是摄影师发现不对劲,发现风切变,赶紧调整方向并且想她打手势。然后他们背道而驰,由于她是顺风,几秒之间相对高度差目测应该就拉开了400米➕,根据重力加速度v=at,重力加速度取10,也就是说翼装飞行二十秒就可以达到200公里每小时,

10米每秒=36公里每小时,

换算也就是说自由落体二十秒就能达到720公里每小时,已经是高铁的五六倍,小客机速度是500公里每小时,战斗机是1000起步,她穿了翼装,考虑前十九秒是正常的200公里每小时,从十九秒后,若她飞行姿态已经不正常,存在空气浮力对应的阻力对速度的影响,减去一半多,再加上下压气流对应压力提供的加速度,v=V1+1/2 at 仍然在五秒后垂直速度可能达到了七八十米每秒,总体时速可能达到370➕公里每小时,百米每秒,况且她还可能遇到的风切变是顺风,由水平风力和重力以及下压气流的合力提供加速度,越来越快,一不注意不就是几秒钟人就没了嘛,所以那个视频不到几秒就几百米拉开了,虽然他们是背道而驰,但是摄影师是逆风减速的啊,而且音速是340米每秒,若速度真差不多,她身体承受的由合力提供的加速度已经让她血液流动开始出现大问题,就像被两个大胖子压着,呼吸困难,同样背上的降落伞承受的下洗气流提供的压力也极大,根本就打不开,没准在空中人就昏过去失去意识关闭飞行姿态,还开啥降落伞,我觉得凭一个二十来岁还在读大学的女学生,除了慌就是慌,慌得一批,可以想象她那时是绝望的,慌张,大脑断片,脑子一片空白,呼吸困难

如果她能第一时间在第19秒至23秒看到手势发现问题并打开伞,我觉得还是有机会的,她那几秒肯定是没有注意观察拍摄人员的手势,毕竟刚刚跳舱十几秒,而且她跳了五百多次,心里肯定会有一丢丢的盲目自信托大,还是想要尝试向左边天门山洞试一下,(站在摄影师的角度来说,明明你都看到我向右飞了,也极有可能看到我的手势了,你为什么还要坚持往左飞?难道是我们之间隔着一个巨大的漩涡你过不来还是什么情况?!)

但她飞的却也不是预定的轨道,更不是自己能克服的环境,等反应过来不过是几秒钟决定生死,遇到山顶口与山间的风向切变,顺风偏离预定轨道,开伞也没有升力打开,不像拍摄者逆风加速可控,就像潜水无力了想打开压缩救生圈,上浮却发现背上压着一块已经大过救生圈浮力的大石头,无力回天了。而且当她飞到与山体平行下方时,可能风向就属于山沟里的顺风越来越快,她此时考虑的应该是怎么做能够不撞山吧?

以众说纷纭的五百场都算菜鸟来说的话,这种情况下她怎么能控制身体呢,如果此时能关闭飞行姿态,把头调转成逆风估计还能成功开伞,保住生命,化险为夷,从视频来看,她确实没有这个经验。而且已经进入山体,即使她已经摆脱下压气流,想进行低空开伞,但以她此时的速度,在两山之间,靠逆风减速如果控制的不够精确仍然会非垂直撞山,在这种情况下人体并不是飞机,质量与风力并不能成同一量级的对抗,就像一张薄薄的纸片连空调的力都能把它轻易控制,更别说上面有说到她可能身体条件可能出现问题,所以经验还有知识储备已经决定了生死,环境条件间接决定能否活下来,挑战了自己不能挑战的项目,想要生还可真是难上加难了。

反正我是觉得第19秒到第23秒没能化险为夷,那可能已经是必死无疑了。

画了个不专业的图

以上猜测可能只是其中一种,但比较符合她的运动情况

放张图看看天门山洞长啥样

想穿过这个洞,那真是……

所以我觉得极限运动并不是只要 我足够勇敢 就行的,需要大量的知识,预测,和练习,况且她还没带GPS定位,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我认为该相关公司必须承担相应责任,为什么不携带gps,而且,像这种极限运动的降落伞,一般低于一个限度都会完全爆开,避免无法打开或是飞行员失去意识的问题。即使她在山腰上就已经撞山,没有发挥降落伞的作用,那降落伞也应该是打开了,为什么找到尸体之后说没打开,这又会让我想到:难道她不但没带GPS头盔,甚至连这种专业降落伞都没佩戴吗? 该公司,以及机组成员是否在跳仓之前检查,询问安全问题,确认无误之后才进行此次行动?如果得知没有带足专业设备,明明可以拒绝此次拍摄,为什么没有拒绝? 是商业公司为了节省成本,还是她自己缺钱?还是经验不足的结果?不过,玩这种运动五百次,应该也不缺这点钱吧?! 真是想不通。 其次我想说,占用大量公共资源,那些搜救人员,如果在搜救过程中再出现意外死了个把人,那又该怎么说呢?!

我觉得任何事都不是百分之百的安全,即使百分之99.99的事,增大统计量到一万个人,仍然会有一个人因此牺牲从而证明剩下的百分之0.01,如果是十万个人,那就会有十个,像这种一旦碰上就没命的概率,我觉得还是不要去尝试为好,虽然有点偏激,哪怕是得了小概率的癌症,那至少也能多看两年世界不是! 咱就不体验这刺激,多活几十年那不香嘛! 况且,即使她挑战天门山成功,好像也和伟大无关,顶多是克服战胜自己内心,但是话说回来人有那么多需要战胜自己的地方,何苦去选这个呢?!

反正我还是觉得狗命比较重要吧哈哈哈。

狗命不保,道法皆空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