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师讲宰相王播的公案(故事)

梧桐泪落 1999-10-21 00:18:03 热度:655°C

打开今日头条,查看视频精彩内容

视频文字整理:

唐代有一个,年轻读书人很穷,在中国历史好多了不起人都在庙上读书出来,像我小的时候,你看诚信师、了法师就是我那个小地方,像我小的时候,我们南家有个家庙,现在也没有了,家庙,我也在庙上读书,我南家家里很怪,一代总要出一个人出家的,所以那一代,那个和尚是我叫公公,只有一个,庙子里冷庙孤僧,就是一个和尚,另外有个和尚很有名气,经常出去了,太虚法师的大弟子芝峰法师,就是我们那个小庙上出来,你俩个还不知道。那么这个庙上,小庙啊,一个和尚我叫他公公的也是姓南出家,我的父母啊,过年啊,有一年过年,阴历过年,都不准我回来,在庙上读书,最麻烦,那个庙上后面堆的都是棺材,其实是空棺材,可是我胆小得不得了,到了夜里啊,哪里有这样,青油灯一个,后面是棺材,碰到我那个公公和尚,又是个跛子,眼睛嘛,看不见,晚上去做功课,念完了,那个脚啊,走在后面,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我就拉到他衣服,又怕鬼,公公啊,他阿弥陀佛,我说快一点,公公你念快一点,所以他念他的,我念我的,这个故事我那些孩子们都不知道的,现在想想那个味道蛮好,怕鬼嘛,所以他在前面念阿弥陀佛,我拉住他,那个和尚袍子,反转来看,不要鬼跟来,所以他,阿弥陀佛,我说,你快一点公公啊,阿弥陀佛,快一点,就是这样。这是讲当年中国古代很多读书人在庙子上读书。

有个年轻人叫王播,在和尚庙子读书的,我们中国过去这些寺庙,对于社会做了什么贡献,大家都没有留意,一般研究历史的,中国这个民族历史上没有社会福利制度的,都靠一般人自己做慈善事业,没有一个法令规定的社会制度,福利的制度,所以所有这些和尚、尼姑的庙子啊,就是代表了政府做了社会福利,这是一个真实的事,这一本书,这一篇论文没有人看出来没有写出来,真可惜,我也没有时间,你们这些大教授动动手哦,替佛教界申申冤,做了好多好事不知道,当然佛教界也有不少坏事,不要客气啦。

南师讲宰相王播的公案(故事)

这位在庙上读书,读了好几年很穷,大概跟小和尚们大和尚搞不好,大家也看他没有出息,这个……庙上多一点人啊,敲板、打钟吃饭,大概年轻和尚那些闹了别扭了,就先吃饭,吃完了,啪……打钟,他也跑到斋堂去吃饭,大家已经吃完了,他这一下有警觉了,不行,不能再在庙子上,已经给出家和尚们看不起了,就出来,后来考取状元做了宰相,这个人离开这个庙子的时候,在墙壁上很感叹写了两句,古人喜欢“题壁”,就是等于现在的人啊,年轻人到哪里,树上乱刻字,我老大爷到此一游,那个味道,你看到。古人喜欢“题壁”题的,上堂已了各西东,上堂吃饭,大家吃完了,每个和尚都回寮房去了,各自。惭愧阇梨饭后钟,很惭愧,这些大师们吃完了饭才打钟,他上了一个当,到时没有饭吃,就写了两句在墙壁上。

二十年后做了宰相回到这个庙子上来,庙子里也知道他当了宰相,他回到庙子上一看,他原来写在墙壁上这两句诗,这个和尚们,把它用最好的纱子把它装起来,拿现在讲最好的水晶玻璃把它镶起来,这两句诗摆在那里,上堂已了各西东,惭愧阇梨饭后钟,不是饭而钟,惭愧阇梨饭后钟。他看到这个和尚们把这两句诗,给他这样一来,这下子和尚,他拿起笔就接下去,二十年来尘扑面,而今方得碧纱笼。讲起来,我们看看好像,和尚庙里头啊,宗教教堂里头都很势利的,只向钱看,只向权力看,并不是这一回事,你说一个不长进的人,老是庙子,救济院也要赶人出去的啊,这首诗很有名的,历史。

南师讲宰相王播的公案(故事)

上堂已了各西东,惭愧阇梨饭后钟,二十年来尘扑面,而今方得碧纱笼。方得,始得还是方得这个没有关系啊,但是你说王播这个人,他会恨这个庙子,绝对不会,可见出家人跟他有感情深得很,你赶他出去也应该,如果庙子上的饭再给他吃下去啊,他大概功名还考不取,宰相也当不了,太现成了嘛,庙子这个环境多好啊,你们所以年纪轻轻幸而出家,饭来张口,茶来伸手,我知道啊,庙子我也住过啊,这个师兄我们,我呀,你看师兄,你看我都欠他的情,来生要还他的债,是很可怕的啊,换句话,你们年纪轻轻,何德何能,受十方的供养,要注意啊,自己要警觉自己,所以刚才一个年轻人,老和尚正讲完了话,慢吞吞进来,上座,好像……假使我的学生的话,一揪下来啪啪两下就把他甩下去了,要不要来试试看,还要老功夫给你看看,但是罚他跪,磨练他,我还正好……等他给老和尚叩个头,忏悔了,很亲爱的话,年轻人,既然发心出家,应该不要自欺了,当勤精进,可惜他连我的这个字都拿不到,我那字拿到,保持十来年,还可以卖一万块钱,说南某人亲自写给我的,一万块钱一定卖得起的。讲王播,你说他在庙上有恨吗,没有,他还有一首诗,二十年前此院游,他回到这个庙子一看,心里很难过,他并不是为了吃不到饭难过,这个和尚们在庙子那么多年感情,二十年前此院游,此院游,木兰花发院新修,木兰花,不是这个啦,木头的木,木兰花发院新修,这个庙子刚刚盖好。而今重到经行处,二十年后,自己这个院子、庙子到处转一下,重到经行处。树老无花僧白头。你看他的心情,他的感情,多难受啊,他对于这个庙子。

南师讲宰相王播的公案(故事)

你看我们这位通永法师,我们俩师兄弟五十年前,峨嵋见,五十年前的事,见面,你看同样的,亲如兄弟。二十年前此院游,木兰花发院新修,而今重到经行处,树老,树长大了,树长大,不能开花了,衰老了。老和尚呢?少年时候那些老和尚朋友呢,僧白头,变成老和尚了,你看他多大的感慨啊!树老无花僧白头。

*********************************************

其他剪辑将陆续发布。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