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征文31号作品师生情?

威廉 2002-09-21 03:57:33 热度:6894°C

教师节征文31号作品师生情?

在得到高分数的后几天里,本该踏踏实实了,可是我总觉得心里有事放不下。

闲着也是闲着,我借着地利的优势,就去学校看看。其他年级的学生还没放假,学校里依旧生机勃勃,我悬着的心似乎放下了,浑身也轻松了许多。走进教学楼,有楼梯走上四层,见到那个熟悉的④字,便不由自主地拐进右边。我悄悄地旋开高三办公室的门,往里走几步,像往常一样踮起脚尖向里探望,望到那个位子是空的,放下的心竟忽地又悬起来,不知是焦虑还是失望。我叹了口气,走下了楼。

我又连续去了学校两天,都是失望而归。第三天游去,见到了赵逊,他到学校来卖书。我帮他铺好了地摊,并说了我的来意。赵逊说:“你最好先打电话约好宋老师再来。”

宋老师眉眼温顺,稍胖,有一副可爱而和蔼的容貌。她的眼睛不大,却有一股灵气,透着灵性之美。在我的印象中,她总是微笑着的,说话时也是微笑着,偶尔做出假装生气的表情,像个天真的孩子。

教师节征文31号作品师生情?

高二的第二学期,我转入十班学习。见到宋老师的第一面,张兴向她介绍我:“李蒲是我们班的学委,各方面都很出色……”宋老师笑着:“军训时我就注意到他了,动作特标准,一眼就看出与众不同。”军训似乎是我的招牌广告,初中、高中两次军训,每次都能令人刮目相看。她朝我点点头,我也只是笑着点点头。我从小就有点儿害怕老师,况且刚刚认识宋老师,不敢多说话。

宋老师有时也会显露出严厉的一面,但她即使批评某个学生,也总带着玩笑的语气,甚至严厉中还带着微笑,批评中也饱含了纯粹的好意。然而,她对我却给予了更大的耐心与和气——她对我几乎没有半分严厉,总是小心翼翼,生怕伤了我似的。

开学后,宋老师便给了我们几个转班生不少帮助和照顾,还让我负责了一些有关转班生的工作的事情。不久,他又召集转班生开了个座谈会。热情地安排大家坐定后,她便笑盈盈的发话:“你们各位都是班中、年级中的佼佼者了,来到我们班,可以说使这个班实力大增。”她莞尔一笑,“我们班的同学可说啦,说你们这八位同学就是八颗重磅炸弹,对他们的威胁可不小哇!”接着,她又挨个谈论起我们每个人的性格、表现、学习情况,说到哪个同学,哪个同学就不住地点头。她对每个人都十分了解,简直就像已经认识我们很久了一样。“张晓颇有男孩子的性格……刘薇是李老师的掌中宝,李老师恨不得把刘薇拉回去……王力浩是个非常有思想的孩子”然后,她又逊和地对我们说:“你们来到这个班后,对这个班和周围同学有什么想法和看法,或者有什么希望,都谈一谈吧!”同学们依次说了各自的感想,轮到我时,由于我不善言谈,一时无话可说,来不及组织语言,只得把心里话平托出来:“我感觉咱们班有的同学学习用不着多大功夫,不需努力,便可以学得很好,我觉得我已经挺努力的了,却不如他们学得好……”“瞧!又找到自己的不足上去了!宋老师用称赞的口气说着,并环视四周。我惭愧的摆了摆头,又看到宋老师慈祥而可爱的微笑。

这天,一批新书到了。刘玉静亮着嗓门叫吴晗组织同学领书,同学们忙着回家,多半没听见吴晗的招呼。我听得很清楚,但是由于刚刚入班不久,不想出风头,就没有答茬儿。正踌躇间,宋老师来了。

教师节征文31号作品师生情?

刘玉静开玩笑地说:“宋老师,赵晗怂恿新同学不去领书。”我心头一颤。“那就要看新同学的觉悟啰!”宋老师轻描淡写,微笑着说道。宋老师的话不仅给足了我面子,还给了我证明“觉悟”的机会。我惭愧难当,待到教室里的同学们去得差不多了,我才去把书领了来。

我才入班不久,何德何能,怎配当选区级三好学生?按学校往年惯例,转学生不参与当年三好生评比,然而我却成了个例外。那日,宋老师兴冲冲地走进班来,仿佛要向大家宣布出游的消息似的。可她却向大家说起了我,表扬了我一番后,她说到:“往年的转班生是不能参与三好生评比的,但是如果这么优秀的学生不能当选三好生,我觉得很不公平。所以我们向学校争取了半天,终于争取到转班生中唯一的名额……”我惭愧,我无语。

在学生的思想道德方面,凡是好老师——无论她多么温柔和蔼——都会十分重视,严格要求。宋老师就是这样。我不会忘记与十班的同学一起到敬老院去的事,那次“学雷锋”活动是我参与十班的唯一活动了。我们先分组到各房间探望老人,表演节目,然后打扫敬老院。我们将抹布瓜分,四十多人扎堆儿地抹擦着一条走廊上的栏杆。我看到宋老师在走廊间,有时搀扶着老人的胳膊,一边和她们聊天,一边把她们送回房间,有时与工作人员谈话,好像很急于了解老人们的生活状况。一身黑色装束,黑风衣、黑皮包、黑皮靴,那是当代教师的典型装束,又像一位外出创业的女儿回到了家里,回到了母亲身边。我看到一双充满了关爱的眼睛。然而,那双眼睛逐渐地严肃起来,微微透着气愤。

教师节征文31号作品师生情?

随着擦栏杆工作的进行,带灰尘的栏杆越来越少,“工作岗位”也就越来越少。“下岗”的同学们开始聊天,或者找地方休息一下。我时而站着,时而溜达几步,欣赏着敬老院花园里的景色。“眼里为什么没有活呢?老人从身边经过,都不能搀扶一下吗?”这句话声音不大,却很严厉。宋老师并没有看着任何人,显然,这句话是对全班说的,当然也包括我。我赶紧回到走廊里来,看有什么可做的,“下岗”的同学们也基本“再就业”了。老师的严厉,岂不是出于爱与关怀?

高三一年,若非宋老师的鼓励和帮助,我的英语不可能有那样一个飞跃式的进步,我也不可能对英语产生任何兴趣,更不可能报考外交学院……也许,我的一生因此而改变。

我与宋老师约定两天后下午在学校见一次面,我得选一件能使她记住我的礼物送给她。我平生最爱马,又深知宋老师在教育事业上的宏志,所以最后选了一个白马雕塑,雅致不失尊贵,又能表达我的心意,祝她马到成功。

腿已经蹬酸了,眼睛也晒花了,但我仍不能懈力。路旁的大厦一座座后移,却移得太慢。我又加力蹬车,我决不能迟到,这是我今生首次赴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