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书治要》《春秋左氏传》(下)(昭公)(六)

于静 1999-11-05 07:43:57 热度:6365°C

“晋韩宣子如楚送女。叔向为介。及楚。楚子朝其大夫曰。晋。吾仇敌也。苟得志焉。无恤其它。今其来者。上卿、上大夫也。若吾以韩起为阍。以羊舌肸为司宫。足以辱晋。吾亦得志矣。可乎。大夫莫对。

《群书治要》《春秋左氏传》(下)(昭公)(六)

薳启疆曰。可。苟有其备。何故不可。耻匹夫不可以无备。况耻国乎。是以圣王务行礼。不求耻人。城濮之役。晋无楚备。以败于邲邲之役。楚无晋备。以败于鄢。自鄢以来。晋不失备。而加之以礼。重之以睦。是以楚弗能报。而求亲焉。既获姻亲。又欲耻之。以召寇雠。备之若何。

《群书治要》《春秋左氏传》(下)(昭公)(六)

谁其重此。若有其人。耻之可也。若其未有。君亦图之。晋之事君。臣曰可矣。求诸侯而麇至。求婚而荐女。君亲送之。上卿及上大夫致之。犹欲耻之。君其亦有备矣。不然。奈何。君将以亲易怨。实无礼以速寇。而未有其备。使群臣往遗之禽。以逞君心。何不可之有。王曰。不谷之过也。大夫无辱。

《群书治要》《春秋左氏传》(下)(昭公)(六)

厚为韩子礼。”

晋国的韩宣子护送晋女去楚国,叔向担任副使。到了楚国,楚灵王召集他的大夫们,说,晋国是我们的仇敌,如果能在他们身上让我们得意,不必忧虑其它问题。现在他们来的人,是上卿、上大夫。如果我们让韩起做守门人,让叔向做管理宫内事务之官,这就足以羞辱晋国,我们也得逞心意了,可以吗?大夫们没有一个人回答。薳启疆说,可以。如果有所防备的话,为什么不行?然而,羞辱一个普通人,还不能没有防备,何况羞辱一个国家呢?因此圣明的君王致力于推行礼义,而不谋求羞辱他人。城濮之战,晋国获胜后没有做好预防楚国再犯的准备,因此在邲地吃了败仗。邲地的战役,楚国得胜而没有防备晋国,因此在鄢陵吃了败仗。自从鄢陵战役以来,晋国没有失掉防备,而且对楚国礼遇有加,以和睦为重,因此楚国不能报复而祗能要求结亲。既然已经和晋国结成了姻亲关系,又想要羞辱他们,以此招致仇敌,对晋国的防备又如何呢?到时谁来承担这个责任呢?如果有贤人来抵御晋国,羞辱他们是可以的。如果没有这样的人,君王还是考虑一下这件事吧!晋国事奉君王,要我说算是可以了。您要求会合诸侯,诸侯就成群而来;要求结亲,晋国就进奉女子,国君亲自去送她,晋国的上卿和上大夫一直送到我国。如此还打算羞辱他们,君王您大概已有所准备了吧!否则的话,怎么办呢?君王将要把亲善变成怨仇,的确是以无礼而招致敌人,然而又没有防备,这是把群臣送到晋国当俘虏,以满足君王您的心意,有什么不可以呢?楚灵王说,这都是我的过错,大夫您不用再说了。便对韩起以厚礼相待。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