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定

LOVE淡淡d爱 1999-10-20 22:24:52 热度:8844°C

紫定,宋代定窑釉色分类之一。"紫定"的提法最早始自明初的曹昭。对于紫定釉色有两种学术认知,其一为古文献中提及的紫、黑、葡萄紫定的说法,文献认知广泛为"烂紫葡萄色";由于稀少罕有出土,以上世纪30年代出土的实际情况,其认知色广泛为酱釉芝麻色;随着河北省考古队在遗址挖掘出一片紫定碗残片,以及近年曲阳地区出土的紫定碗底残片,紫定文献色为紫定实色的证据越来越多……

紫定,宋代定窑釉色分类之一,主要产地在今河北省保定市、定州地区曲阳县的涧磁村及东燕川村、西燕川村一带,是定窑釉色分类中的罕见品种。自上世纪30年代我国近代着名陶瓷学者叶麟趾先生最早发现定窑遗址到已故古陶瓷专家冯先铭先生通过对考察定窑遗址收集到的瓷片以及建国后发掘出土实物资料研究。但学术界一直对紫定的正确颜色有两种争议:

第一种是根据文献记载的文献中所说的"玫瑰紫"的颜色(图1)。古文献中皆提及紫、黑、葡萄紫定其色彩就是那所谓烂紫葡萄色,也就是人们说的"玫瑰紫"葡萄的颜色。

紫定

其色描述始见于明曹昭《格古要论》:"紫定色紫,有墨定色黑如漆,土俱白,其价高于白定。 "其中对紫的描述没有太明确。后有晚明着名收藏鉴赏大家项元汴的《历代名瓷图谱》 ,将紫色进行了详细描绘,谱中文字同样对这样紫定颜色进行了准确记载:"宋紫定仿古蝉文鼎,紫定应作定窑紫色,…而泑色爤紫晶澈如熟蒲桃,璀璨可爱,定窑之色,白者居多,而紫墨之色者恒少,如此紫定之器乃仅见者…。"其实古代文人用词是很严谨的,项氏图谱有云"紫蒨若爤熟蒲桃"可见如今广泛被理解"玫瑰紫"葡萄色为紫定一说佐证无疑。

由于此图谱失传已久,以下图谱照片是在欧洲图书馆中找到的由英国人一百多年前翻译出版的中英对照版《历代名瓷图谱》。

谱中介绍了五件紫定绝品,其中这样记载:"宋紫定仿古蝉文鼎,紫定应作定窑紫色,…而泑色爤紫晶澈如熟蒲桃,璀璨可爱,定窑之色,白者居多,而紫墨之色者恒少,如此紫定之器乃仅见者…。"

宋紫定窑百摺卧蚕洗水丞,泑色紫蒨如茄花桑椹,璀璨可喜。"、"宋紫定窑蟠虬斝,泑色紫若茄苞,晶莹润澈,…"、"宋紫定窑小蓍艸瓶,…泑色紫翠温润…"(图2)、

明人《新增格古要论》

认为,"古定器……有紫定色紫,有墨定色黑如漆,土俱白,其价高于白定" 。

直到清代,定窑白瓷以外的颜色釉瓷依然罕见,致使乾隆皇帝曾发出"空传

紫色及黑色"的感慨。

紫定

第二种是根据当时挖掘现场未发现古文献中所形容的玫瑰葡萄紫的器物和瓷片,只有少量酱色器物。之后镇江章珉墓出土了定窑酱釉瓶,所以有部分学者认为所谓的"紫定"所指的是"酱色"。

故宫博物院定窑瓷器展中展示的"紫定"由于不太严谨,其定义的是芝麻酱色的酱釉品种(图3 3-1 3-2 )。

折叠编辑本段现状

随着河北省考古队在遗址挖掘出一片紫定碗残片,现藏河北考古所,以及近年曲阳地区出土的紫定碗底残片,现藏曲阳定瓷研究所(图4)。对比项子京《历代名瓷图谱》的彩图及描述(图5),可以把第二种颜色的悬案彻底解决。可见那些误以紫定之紫为酱色、或黑色稍微偏色一点的说法与玫瑰葡萄紫色完全不一样。

宋紫定仿古蝉文鼎

2013年河北曲阳定瓷研究所的老窑工烧制酱釉时,偶然所得紫定瓶-研究所的老师傅在烧造酱釉时开炉一看,有黑、有酱还有紫,这一偶然烧造成功了失传数百年的紫定(图6)。

折叠编辑本段文物价值

左图中晚唐紫定净瓶是一件非常典型的唐代造型,它与陕西扶风法门寺1987年出土的唐代金属带盖净瓶造型接近,同时还与收藏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的唐代金属带盖净瓶相附证,通过釉色的年代判断和对比能够得出它们的时代造型风格(图7),代表了那个时代的审美取向。

对于现代由曲阳定瓷研究所烧制的紫定作品和唐代紫定的釉面对比可见:古代的釉质深沉厚重,质感很好,现代的釉色虽然远看很接近,感觉单薄,缺少质感,尽管这样已经是很难得的了,可惜的是就连这也是再也烧不出来了,定瓷研究所老窑工表示烧造过程,实属偶然-当时想烧酱釉,结果烧完开炉一看多数是酱釉,有两件黑釉、三件紫釉。

紫定

之后窑工也再试了多次,都没有再出现紫釉,这种机缘巧合和偶然性既成就了紫定的稀缺与珍贵又为紫定正名其身,现代紫定也仅此两三件,仔细对比古代紫定和现代紫定差距还是蛮大的。

"紫定确实像项子京所形容的一模一样,呈较为深沉的紫红色,犹如烂紫葡萄,色浅者红中偏紫,色深者通体深紫色,图片来自于釉表面留有密集的泛银色的油滴点(专业称返铅),星点遍布器身,下部积釉处,星点密集度大,个别也有破泡现象,这种釉远看呈黑暗的紫色,这种釉色都是偶然形成的,非人为意识所能烧造,它的珍稀不言而喻。 "

折叠编辑本段紫定"玫瑰葡萄紫釉色至2018年发现的初步统计完整的有五件,再加上河北省考古所那片、曲阳出的那小块碗底,和曲阳定瓷研究所老窑工偶然烧出来的紫定完全一致,其色彩也与明代大鉴赏家项元汴描述的完全吻合,就是那所谓烂紫葡萄色,也就是人们说的"玫瑰紫"葡萄的颜色。

紫定"酱色芝麻釉色至2018年已经被人们叫了几十年这个"不紫"的紫定是之前人们认识的误区,酱色釉、黑色稍微偏色一点的釉不是紫定,但存世同样稀少。随着出土紫色紫定的发现,这个酱色釉的紫定也会正身其名,所谓"酱定"也多指此类。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