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安印话|元朱文印宗师赵孟頫(下)

孤单芭蕾 1999-10-24 09:24:27 热度:3350°C

不凡身世

谈及赵孟頫,其身世值得一提。他出身皇族,是前朝宋室成员,为宋开国太祖皇帝赵匡胤的十一世孙、秦王赵德芳嫡系子孙。宋亡后,赵孟頫经行台侍御史程钜夫举荐,受到元世祖忽必烈礼敬,历任集贤直学士、济南路总管府事、江浙等处儒学提举、翰林侍读学士等职,累官翰林学士承旨、荣禄大夫等。

1322年69岁的赵孟頫去世,还被元朝追封江浙中书省平章政事、魏国公,谥号“文敏”(这也是他被后世称为“赵文敏”的原因),可谓身前身后都功成名就、荣耀等身。

石安印话|元朱文印宗师赵孟頫(下)

△石安临刻赵孟頫“大雅”印

对赵孟頫这样一个前朝皇族子弟来说,生活在那个时代既是不幸也是幸运的。不幸的是作为宋皇室后裔,却为元朝朝臣(这也是赵被后人诟病之处)。

幸运的是,元帝们或从收买人心考虑,对宋所遗皇族成员较为宽容开明,甚至因赵孟頫有贤能之才而授予高官厚禄,且受到多个皇帝的礼遇甚至宠爱,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使得赵孟頫在当时就声名显耀,成为艺坛领袖(而同时代的王冕虽率以花乳石入印,却因寓居偏僻之地及声名不出乡里而未能对当时印坛发挥更大作用,可惜了!)。这比中国封建历史上大量亡国后的皇室成员的悲惨命运不知要好多少倍(如北宋靖康之乱的皇族,清初四僧等)。

附:赵孟頫元朱文印的部分评价

明代徐上达《印法参同》“如今文博士,则又学赵者也。

石安印话|元朱文印宗师赵孟頫(下)

清代周春《论印绝句》“欲刻白文摹汉篆,更师松雪作朱文。”

清代高积厚《印述》“迨元赵吴兴工书,而精于刻,力追汉人,而明文三桥遥继之……”

清代桂馥《再续三十五举》“文氏父子印,见于书画者,深得赵吴兴圆转之法。”

清代孙光祖《古今印史》称:“秦、汉、唐、宋,皆宗摹印篆,无用玉箸者。赵文敏以作朱文,盖秦朱文琐碎而不庄重,汉朱文板实而不松灵,玉箸气象堂皇,点画流利,得文质之中。”

近代印家沙孟海评其“圆转之中,仍带朴拙气息。后世摹效此体者,踵事增华,愈加精工,拙朴之气愈少。

石安印话|元朱文印宗师赵孟頫(下)

当代印家祝遂之评价:“由于赵的艺术实践对文人印章产生巨大影响,加之他在书画界的号召力与重要地位,使他的印章创作与印学理论逐渐演化为一种意识潮流。”

当代印家黄惇所着《中国古代印论史》中认为,由于赵氏在《印史·序》中首次提倡质朴的汉印,从而确立了元、明、清三代直至今日仍然主要影响着印坛的汉印审美观。

注:如欲收听本篇文章音频内容,请登陆喜马拉雅FM“石安印话|文人篆刻那些事”专辑。

————————————————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